最女人——一句KO怒氣

  我家附近有間專賣外國食品的小店,我幫襯了很多年。最近來了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店員,嚼着香口膠在一角玩手機。我找不到平日買慣了的黑醋,便問她可有放在別的地方,她眼睛沒離開過手機,晦氣地說:「自己搵啦。」「平日放在這個位置的。」「你話有咪有囉。」我當然不敢再打擾阿姐玩手機,看她那博炒的架勢,老竇至少答應了給她三幾十億遺產。

  過幾天我再去光顧的時候只見女店長,跟她提起那位手機阿姐,店長說:「佢俾仔飛。」又以安撫的語氣說:「你唔好同佢計較!」我非但透心涼,還幾乎想給手機阿姐一個擁抱,連忙翻開小黑簿把店長的金句抄下。女人最痛莫過於俾仔飛,見她慘絕人寰,還怎好意思跟她計較?此為店長一句KO問題的典範。

  以前我在寫字樓上班,全公司所有人都在穿黑色和灰色,只有我老是七彩繽紛。我不是鼓勵你返工玩cosplay,但一年到晚黑黑灰灰,不悶嗎?我當然知道有同事覺得我穿得好浮誇,but I don’t care。有次我穿了一件印滿玫瑰花圖案的紅色恤衫,有個上了年紀的女同事語帶諷刺地說:「嘩,乜咁sharp呀。」我微笑道:「係呀,我去鬥牛。」女同事呆了一下,快步走開了。有時候,自嘲是對別人批評最好的回應,以幽默化解怒氣也挺好玩的。一句絕到底,沒有再踩你的餘地。憤怒地回應批評,自己先就輸掉了好心情。我常說「輸人不能輸陣」,泰然自若就是最型的陣。也曾有三姑六婆八八卦卦,最鍾意問:「你O依家做邊行呀?搵幾錢人工呀?」我答:「寫作。」三姑:「吓?工嚟㗎?香港地寫嘢搵到食咩?」我:「係呀,工嚟㗎,莎士比亞係我行家。」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