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身外物

  近月社會不安穩,我想清空自己的心,最直接就是捨棄多餘的東西。居所愈清簡,內心愈平靜,善待自己就由扔掉舊物開始。

  我鎖定兩大目標──衣物和書本。把衣物翻出來逐件看看,竟發現一些從前很喜歡的衣服,如今怎麼也有點不順眼。以前我曾說,衣櫃是女人的黑盒,藏着女人成長的秘密,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風格品味,直接反映在穿衣上。如果你穿上一件衣服,照照鏡子會忍不住喊一句:「對了!這就是我!」那就是一件值得保留的衣服。它讓你自在、舒服、做回自己。除此以外,我統統捐去慈善團體,結果今次總共捨棄了一百多件衣服和二十多雙鞋子。接着就是書本,所佔空間甚多,而我又偏愛實體書的書香,不看電子書。其實我向來只保留肯定會一看再看的書,那些沒有重看價值的,看完一次便捐出去,書架的空間是多麼珍貴啊。雖然如此,書籍的數量還是愈來愈多,看見有趣的新書又會忍不住買。有次朋友來我家,打開雪櫃就喊:「怎麼你雪櫃裏都是書!居然一罐汽水也沒有卻放滿了Charles Dickens!」他有所不知了,在倫敦老書店尋寶找到的舊版《Great Expectations》就像紅酒,必須雪在低溫寶箱裏才不會發霉變壞啊。

  不知哪來的耐性,我竟然把全屋的書逐本清潔了一遍,逐本問自己:「我真的會再看這本書嗎?」最後捐掉了三百本書。連我自己也感到意外的是,我捨棄的竟包括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和他近年的一些雜文集。一直有看我專欄的讀者會知道我是村上迷,大概也是作為粉絲的情意結吧,總有點「集郵」心態,但忍心也得老實說,《刺》實在不好看啊!之前已寫了讀後感。既然不會再看,留着也沒意思。捨棄那一刻,痛一下,但只那麼蟻咬一口的,瞬間就過去了。身外物,其實不需要很多。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