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今天的境況屬於今天

  近年才認識我的讀者也許不知道,我寫作的頭四年是隱姓埋名的,沒有人見過「王迪詩」,就連編輯也未曾聽過我的聲音,收發稿件一直只用電郵。坊間有人謠傳王迪詩是男人扮的,或幾個阿伯集體扮女人。

  那時我有一份全職工作,專欄是在工餘時間寫的。當時我寫一個二十八歲女律師的中環奇遇,那些文章都收錄在《王迪詩@蘭開夏道》,裏面有扮豬食老虎、放蕉皮、擦鞋博上位等職場故事,還是不要讓老闆知道我在報紙寫這些比較好吧,這就是我選擇不公開身份的原因,沒想到竟弄出許多笑話。有次我的女上司跟我說:「喂喂,你有沒有讀過王迪詩?」我額角滴汗,拼命搖頭。「她跟你很像啊!又係讀DGS,又係咁寸,連喜好都很相似……」第二天,她送了我一本《蘭開夏道》,我拿着自己寫的書向她道謝。後來我公開了身份,也辭掉了工作投身全職寫作。在餐廳碰見那位女上司,她笑稱:「我老公話,我大概是第一個給作者送書的人。」其實我很喜歡她,在職場打拼多年仍不失純真是非常難得的,反而我人比較「精甩邊」,跟她的性格不算合拍,工作上雖合作得很開心,工作以外卻沒有做成朋友。此外不知多少次,在不同場合寒暄都有人自稱「我同王迪詩好熟」,「我剛剛同王迪詩吃完午飯」,「我知道王迪詩其實是男人扮,因為他是我的男朋友」,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而我只有輕輕笑笑。

  今天寫這件舊事,是想告訴你,許多年後我才真正明白一個道理──將來的事,超乎想像。不要站在今天去審判你的一生。當我仍是個在職場打拼的小職員,絕對不會想到今天我竟然寫了三十多本書,開了四十場talk show,兩場演唱會,擁有一班由小學生到祖父母的讀者。今天的境況屬於今天,明天會怎樣?誰又能100%肯定明天世界不會改變。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