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女人——感情過去式

  大概,每個人身邊都曾經有一個天天見面、無所不談、再突然消失的朋友。

  「Y兩個仔同佢一個餅印。」舊同學說。「邊個Y?」我從同學手中接過手機,一看,一張似曾相識的臉從回憶深處浮上水面,就像一張褪了色的照片,我花了點力氣才終於把那副模糊的臉重整出來。大學的時候曾經有段時間,我跟這人是非常親近的朋友。他跟我不同系,但同一個書院。不用上課的下午,我們常常一起在宿舍聽歌,考試的日子我們就在同一盞枱燈下埋頭溫習,晚上一起到宿舍天台看星。他父親拋妻棄子,他說這些感受只會跟我一個人講。我們有時會說無聊笑話,有時拿對方的書來看,有時只是很安靜地在一起,我覺得他很懂我,我也很懂他,直至有天突然找不到他,打了幾次電話沒人聽,留言不回,電郵去了黑洞。他住的宿舍就在我的不遠處,找了兩次不在,我擔心他,再打電話,他終於接了,有點晦氣,說忙着沒空跟我聊,語調完全變了另一個人。我反覆想了多次是否我得罪了他而不自知,想來想去還是一頭霧水。然後有天在校巴上碰見他與一個女生拖着手,我跟他打招呼,他竟然裝作不認識我。之後,我們就再沒有聯絡了。

  奇怪的是,我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傷心,又跟其他朋友們去籌備旅行、忙着兼職、忙自己的事,很快就忘記這個人了。可能有人覺得我很無情,我卻認為對無情的人有情,是世上最虛偽愚蠢的事。你以為自己「有情」就很偉大,但對方既然選擇了無情待你,即是清楚表明你們昔日的情義不怎麼值得珍惜,那又何必強人所難?友情愛情親情,人的任何真感情都是千金難買,不要浪費在一個隨隨便便就轉身離去的人身上,我寧可對一個待我好的人雙倍的好。

王迪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