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將完成最後跌浪

        中國減持美債,投資者最直接的想法就是美、中雙方遲遲未達成貿易談判所致,但有否想過,背後實際上隱藏着美國經濟衰退及債務危機的潛在災難性結果?根據美國財政部公佈的最新數據,截至4月30日止,美國聯邦政府總債務達到220,276.68億美元,公眾持有債務161,927.89億美元(佔總額73.51%),當中外國買家持有64,733億美元美國國債,佔公眾債務持有額度的40%。

  須知道,美國長期存在龐大貿易逆差,為應付美元在貿易上的需求,外國才持有大量美元儲備及美債,但特朗普上台後採取極右翼保護主義,並且試圖以加徵關稅去縮減貿赤,假設美國貿易逆差大幅收縮,外國便無必要繼續持有大量美元及美元資產,這將會導致美元匯價貶值及美國國債孳息率抽升,打擊以消費力推動的美國經濟。

美實際通脹遠高官方數字

        美國主權債務既高,其所付利息亦已升至聯邦政府稅收的17.2%(根據美國2019年財政年度首6個月數據),即每100美元收入,就有17.2美元用以支付利息開始,反映美國聯邦政府已陷入財政危機,唯一可以做的是減息以挽救美國政府財政。此外,雖然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估計,今、明兩年GDP將會分別增長5.02%及4.08%,但以目前美國的國際關係形勢來看,這個增長率預測未必可以實現,如再考慮到通脹,美國經濟表現實非表面數字反映般強勁。

        根據Chapwood Index針對美國人在除稅後的500種消費品,在美國五十大城市的實際生活成本指數顯示,截至2018年中,紐約市的通脹率為12.6%;洛杉磯為11.9%;芝加哥則為11.9%;三藩市通脹率亦達到12.8%。美國通過財政部發債、聯儲局印鈔的QE手段去推動消費以支持經濟增長,過程導致需求遠超供應,以致必須增加進口去填補需求缺口,這對國內生產造成打擊。

財赤必然伴隨貿赤

  在幾乎沒有儲蓄的美國進行信貸消費,預算赤字變相是透過QE、增加進口去推動增長去支持,故當經濟衰退令財赤增加時亦伴隨著貿易逆差的擴大。特朗普以加徵關稅手段試圖降低貿赤必然失敗,且極有可能導致美國經濟急劇放緩甚至陷入衰退!在外國加速減持美元及美元資產下,美元匯價將會下跌。若然特朗普真的向3250億美元中國進口貨加徵關稅,或導致美國陷入滯脹。

  英國脫歐問題預料在下半年將有突破性發展。首相文翠珊已同意,在6月初就其提出的脫歐協議進行第四輪投票,其後將會公佈她的下台時間。有分析認為,若由前倫敦市市長約翰遜接任首相,英國很可能面對硬脫歐,但我認為硬脫歐可能性不大,否則何需僵持至此?就像希臘總理齊普拉斯一樣,上任後即與歐盟妥協。

英國二次公投機會高

  首先,歐盟表明不會與英國再行談判,文翠珊的協議就是最後協議;即英國的餘下的選擇只有硬脫歐或撤銷脫歐程序,明顯,若然選擇更硬歐就不會拖延至今,而各黨派亦不想背上硬脫歐的黑鑊,最終會讓英國選民去決定—硬脫歐或撤銷脫歐程序,結果不言而喻!英鎊兌美元短期在1.2687的江恩正方形270度角有極強支持,加上1.2660約為3月以來的費波納奇100%擴展跌幅所在,現時又臨近6月半年結,不排除目前只是英鎊大升前的的最後跌浪,以英鎊兌美元中、長期達到傾向升至1.4160及及1.5660。(微信號:a39278778)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