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歐羅1.134美元阻力大

        歐洲議會選舉結束,預計極右翼及疑歐派取得的席位僅由78個增至115個,較之前估計的200個少,佔總席位比例亦只有15.3%,難以左右歐盟政策。

        至於準備脫歐的英國仍未完成點票,雖然傳媒大肆報道的脫歐派僅取得34.9%支持率,反脫歐派則取得40.4%選票,保守黨及工黨則分別取得9.1%及14.1%支持,結果反映英國選民對於2016年脫歐公投後,兩大政黨處理脫歐問題的不滿。

脫歐派得議席無所用

  新成立的脫歐派看似氣勢如虹,令部份分析認為硬脫歐的風險增加,但要注意,由於英國已準備離開歐盟,英國參與歐盟議會選舉亦只因「技術性因素」,認真是循例(根據歐盟法規)參與而已,究竟有多少英國選民熱心投票?令我感到好奇,既屬脫歐派,一旦英國脫離歐盟,該派在歐盟取得29個席位有何作為?莫非圖謀令歐盟瓦解,有這能力嗎?

  歐洲右翼勢力略為提升,預料有助抵抗特朗普的極右翼保護主義,達到以牙還牙的效果,但若形成趨勢,無疑是將全球一體化、各展所長、互惠合作的經濟模式,打回各自為政的零散局面,對全球經濟增長不利。我相信,歐洲政客看到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如何對待中國後,亦會重新思考歐洲應將自己置於世界哪一位置,亦應了解到所謂「求人不如求己」。

歐洲需要重新定位

  特朗普上台後隨即打擊盟友,威脅要退出北約,理由是美國為北約支付了龐大的軍費,去年底法國總統馬克隆呼籲歐洲應該建立自己的軍隊,不應完全依賴美國,德國總理默克爾立即回應支持,明顯是向特朗普表示,即使沒有美軍,歐洲亦有能力保家衞國。

  周一歐洲休市,匯市表現淡靜,歐羅兌美元在亞洲市高開低收,返回1.12以下,昨天歐洲開市後反彈亦未能重上1.12,低位曾見1.1175。歐羅轉弱或與意大利債務問題有關,但我認為多少與意大利現時由右翼執政聯盟掌權有關,意大利政府債務佔GDP比重多年來維持在130%以上,未有擴大,財赤預期為2.5%亦低於歐盟規定的3%。

  從另一角度來看,在歐洲央行準備退市之際,這個歐洲歐羅區第三大經濟體一旦再爆債務危機,影響可能會在歐洲擴散,歐盟為此先行採取行動以降低其影響亦可以理解。從日線圖觀察,歐羅兌美元的雙底形成依然明顯,短期以1.1140及1.1040為主要支持,而短期最大阻力位為1.1340,突破則上望1.1540。(微信號:a39278778)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