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美匯跌破頸線試95.4

        雖然G20財長會議上周末在大阪召開,但投資者應知道不可能化解美、中貿易問題,皆因美國總統特朗普掌權後,國會功能被廢,所有反特朗普的聲明亦逐一被其踢出執政集團,餘下的都是應聲蟲。我對於美、中兩國能否在本月28及29日舉行的G20峰會解決貿易問題不感樂觀,即使雙方藉著兩國元首會面而達成一定程度的協議,但特朗普已令兩國惡化,未來傾向加強對抗多於合作。

  美國勞工部上周五公佈的5月份就業報告,反映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以及重振美國製造業的政策失敗,強加關稅措施的負面影響開始浮現。上月非農業職位僅增加7.5萬,向來表現低迷製造業職位增加8000個,少於4月份3.5萬;服務業職位亦僅增加8.2萬,遠少於4月份的17萬,平均時薪按年增幅亦由4月份的3.2%降至3.1%,失業率則維持在3.6%。

關稅累經濟 減息無作為

  市場人士指出,利率期貨市場反映相關炒家預期,聯邦基金利率在今年12月份會議時降到1.25至1.5厘的機會率有19.3%(即年內總減息1厘),認真誇張(昨天已降至15.9%)。不過,我認為投資者目前毋須理會這麼「遙遠」的預測,在特朗普當政時,24小時都嫌長啦!尤其美國勞工部公佈如此差劣的就業報告後,市場出現負面反應極之正常。

  同樣根據CME的利率期貨預測,炒家預期7月份減息0.25厘機率,從54.4%升至66.3%(減息機會仍高),9月份減息0.25厘機率,從43.6%升至超過五成,若然真的連減兩次,市預期10月份維持利率不變,而11月份維持利率不變與減息,12月份減與不變的機會率分別只有35.5%及32.6%,兩者皆無太大預測作用。然而,我有個疑問,假如美國第二季GDP增長率急速放緩至低於2%,原因為何?若然是因為美國強行向主要貿易夥伴進口貨加徵關稅所致(令物價急升打擊消費),減息有何作為?!最簡單莫過特朗普撤銷所有關稅措施!

狂人刻意推低股市有目的

  雖然早前多名聯儲局官員及主席鮑威爾的言論已反映當局今年內傾向減息,但若我是記者,我真的想問一問鮑威爾,減息對於由美國向貿易夥伴提高關稅引發的經濟放緩甚至衰退有何幫助?刺激信貸,增加消費,還是令美元貶值增加出口?不要跟我開玩笑了!特朗普為明年大選連任,更加渴望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他之所以明知連環向中國出招將對美國經濟不利,是因為共和黨失了眾議院控制權,而他推出的減稅刺激經濟政策效用亦消退,美股在2017年上升五成後無以為繼,大幅調整是必然的,現在推行有利政策亦難避免股市下跌,故索性推行所有不利經濟的措施,待明年這些負面因素消失後,即使沒有任何刺激經濟政策,只要不再搞破壞,市場亦會有正面反應。

歐羅轉強 短期阻力1.134

        上周美元匯價明顯已轉勢下跌,美匯指數跌穿96.8的日線圖雙頂頸線,後市料向量度下跌目標95.37進發。歐羅兌美元亦突破今年以來形成的下降趨勢,從日線圖觀察,上周歐羅的表現與3月份時極之相似,但從周線圖觀察則明顯比3月份強,短期要注意的是,歐羅兌美元上周五雖曾升至1.1347,但收市價仍然低於1.1340的江恩水平角,故本周初仍有可能出現調整,但當匯價重新守穩1.1340收市,後市將向1.1540進發,若可反彈去年2月份從1.2554以來的跌浪50%,匯價將見1.1831。(微信號:a39278778)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