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見1.1445才回穩

        全球央行行長年會相信會向市場發出鴿派訊息,而在現時三低的情況下(低通脹、低增長及低利率),聯儲局的加息周期亦在中段出現調整,正如鮑威爾所講,7月份的減息只是Midcycle adjustment,並不表示美國已進入減息周期。不過,若連這個已加息一輪的全球最大經濟體亦暫停加息,甚至已開始減息,如此,其他仍然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的國家地區,難道會在此時收緊貨幣政策?

軟硬脫歐看歐盟立場

        至於G7峰會,焦點之一相信是英國出現硬脫對各國的影響。此外,筆者猜測西方如何聯合起來對抗中國亦是峰會議題,但不一定會在聲明中提及。關於英國脫歐問題,據《天空新聞》報道指,英國首相約翰遜將向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若然歐盟不打算與英國重訂協議,英國將準備在10月31日硬脫歐。

        英國工黨黨魁柯爾賓(Jeremy Corbyn)早前呼籲國會對約翰遜進行不信任投票,從而達到提前大選的目的,並表示,一旦工黨上台,他將會推動二次脫歐公投。不過,根據民調機構YouGov向2000名民眾所做的調查顯示,48%受訪英國人寧可選擇無協議脫歐,而不希望柯爾賓成為首相及進行二次公投。

工黨難博提前大選上台

        根據民調機構Opinium在8月8至9日所做的調查顯示,約翰遜的支持率升至40%的上任後最高水平,反對的比例由上任初期的58%降至34%,無意見的則由11%升至26%,淨認授性上升6個百分點。相反,柯爾賓的支持率只有20%,反對的達到60%,無意見的佔兩成,淨認授性跌40個百分點。故此,即使國會對約翰遜投下不信任票並啟動提前大選,工黨亦未必可以上台執政。

        數據上,英國第二季GDP按年增長率放緩至1.2%,與去年首季相同,此外,英國6月份出現17.9億英鎊貿易盈餘,是2011年2月以來首次,從而令第二季貿赤收窄160億英鎊至43億英鎊,主要因為進口商品大幅減息180億英鎊至1200億英鎊。然而,受到脫歐的不確定性影響,流入英國的淨海外投資金額從2016年第四季接近800億英鎊持續減少,今年首季更出淨流出150.1億英鎊。

        約翰遜上台令硬脫歐風險升溫,英鎊兌美元在8月9日跌穿1.21,其後雖然持續反彈,惟明顯未能重返當天高位以上收市,上周五收報1.2149,故除非匯價收高於1.2150,否則,英鎊兌美元料已完成反彈,本周再度下跌,且跌穿1.20的風險亦大大增加。匯價從去年4月份高位1.4378跌至12月低位1.2438後反彈,今年3月高見1.3385後再度下跌,以費波納奇擴展幅度量度,如3月開始的跌浪幅度與前述跌幅相同,則匯價跌至1.1445。相反,如匯價短期內收高於1.2150,且無出現雙日轉向的不利形態,則短期有望反彈至1.2700才再遇阻力,惟以目前形勢判斷,英鎊走勢仍然偏弱。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