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市焦點——英鎊料短線觸底反彈

        金融分析主要為兩大類,一是從基本面出發,一是技術面。有市場人士認為,分析者只能二選其一,但我經常指出,若然你有兩件武器可用,你會選擇只用其中一種,放棄另一種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分析是十分個人的,為何我要放棄其中一種分析方法?

        因此,我會兩者全取,但在兩者出現衝突時,我會先選擇跟隨技術面,只因長期趨勢亦從短期趨勢開始,歷史或周期性高低位亦是在某時某刻瞬間形成!當然,若閣下並不理解某些基面因素的變化對價格有何影響,可先不要會,將焦點集中在技術面,順勢操作即可,這可避免了盲目逆市而行。

彈劾特朗普難成事

        美國民主黨宣佈對特朗普進行正式彈劾調查,而在此前特朗普被指涉嫌向烏克蘭施壓,要求對方調查拜登之子在一家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工作時,有否出現不當行為。相關內容,投資者可從網絡找尋。

  我只認為,面對明年總統大選,民主共和雙方都會搜集對方的黑材料以作攻擊,彈劾特朗普顯然亦是出現政治動機,但目前民主黨僅能控制眾議院,要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亦通過不太可能,即使共和黨內部積壓了強烈的反特朗普聲音,但現時亦看不到有誰可取代他去競逐總統寶座並有望勝出,前眾議院議長瑞安會否突然殺出暫時未知,而民主黨方面似乎亦只有拜登可憑藉其在政壇的江湖地位,有力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要找他的黑材料理所當然。彈劾特朗普看來只能引起市場關注而不會造成任何改變。

        相反,英國首相約翰遜的相位卻有機會不保。首先,英國最高法院裁定他延長休會時間的做法違憲,國會亦已於周三重開。約翰遜現時面對的是在10月19日之前,讓國會通過新脫歐議案,又或通過硬脫歐(當然這可能性應不存在)。

  此外,工黨準備向約翰遜發動不信任動議,若然有保守黨議員倒戈令其通過,則英國有機會提前大選,工黨傾向在上台後發動二次脫歐公投,不論結果如何,相信困擾金融市場三年多的脫歐事件將會結束,即使有市場人士認為英鎊兌美元仍會終極一跌(殺盡長倉),我仍然相信,英鎊兌美元將可突破1.30甚至升至1.35,並重返1.40以上波動。

約翰遜相位恐不保

        短期而言,英鎊兌美元昨天試穿20日SMA(1.2352),執筆時仍未能重上該線,但按照筆者的計算,昨天英鎊兌美元將短期觸底,而小時圖走勢亦有望形態反轉訊號,但1.2440至1.2487為主要阻力,後市必須先突破並守穩20周SMA(1.2770),其後亦須顯著守穩1.2500才有望進一步挑戰1.2670,突破將向1.3000邁進。

資深外匯評論員

鄭廣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