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財經專欄
專欄名稱:
北漂見聞
作者:
朱小新

今次新疆之旅,不僅讓筆者對當地的過去與現在有一定了解,更大收穫在於開啟全新視角,來審視當下中國發展。從人權狀況角度看,筆者與友人從當地人士口中已得到確認,海外媒體報道中的「集中營」,以及一些洗腦的極端措施是真實存在的。言論與思想上,筆者所到之處,大部份村落均掛起「維護民族團結」、「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治疆方針」等標語。筆者一行途徑的民宿、各類...

詳細

外遊總會遇到計劃外的變數,本次新疆之旅亦不例外。有晚筆者一行驅車趕路到一個檢查站,僅差幾十秒前路已封閉,一行人與交警交涉無果,後者堅持以安全理由不放行。無奈之下筆者一行唯有原路返回,在鄰近城市投宿,翌日晨早再上路。誰料因禍得福,讓我們欣賞到意料之外的美景。筆者一行需要穿越的公路名為「獨庫公路」。對中國地理略知一二的讀者應該知曉,天山山脈將...

詳細

本次新疆之旅,除了當地的維穩與現代科技讓人印象深刻,筆者對於這片土地在中國版圖中的戰略意義和歷史貢獻亦有了全新的認識。內地網絡一直流傳一句說話叫作「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國之大」。事緣當地的面積16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全國國土的六分之一。筆者自駕遊的這些天,一個目的地至另一個目的地均相隔上百公里,每日閒閒地都要揸車幾百公里,在車上渡過6至8小時...

詳細

新疆經濟與內地其他省份相比並不發達,但除了嚴格安保和維穩措施外,當地仍有許多值得細味之處。其中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在新疆一方面最先進的科技(例如人面識別和流動支付等)已無處不在,另一方面,最基本的基礎設施(例如水電煤)仍存在一定短缺。關於人面識別,相信不用去新疆,在香港的讀者朋友從日常新聞報道中已略有所聞,當地已將該項技術,全面運用到日常...

詳細

為期十日新疆自駕之旅,已於上周末順利完結,上一篇專欄的文末,曾提到持回鄉證港人,在新疆幾乎處處「碰壁」,本周就等筆者詳細分享下港人在當地的種種不便。首先是住宿篇,筆者出發前已預訂好所有的酒店,但誰料來到烏魯木齊的酒店現場,才被前台工作人員告知該店無法接待「外賓」(即持非內地身份證者),因為筆者所持的是回鄉證。於是筆者不得不與同行的內地友人...

詳細

「十一黃金周」是內地同胞外遊旺季,筆者今年隨友人一同前往新疆租車自駕遊,十日的行程環繞新疆北部地區,共計行駛逾3000公里。直至本文刊出之際,筆者依然在路途之中。今次的長途旅行可說是收穫頗豐,筆者於本周起與讀者分享見聞。未到新疆之前,筆者對當地維穩措施略有所聞。但初到當地,相關安保措施的嚴格程度,還是讓人覺得超乎想像。所到之處只要是室內,...

詳細

北京到榆林往返航班選擇有限,讓筆者只能周五晚去周日晚返,換言之在當地待了足足周六周日兩個整天。臨走當日的夜晚,晚飯過後仍有時間在街邊散步,於是筆者便饒有興趣,在附近的一個公園裏觀賞中年阿叔阿嬸跳廣場舞。只見阿叔阿嬸個個都着到「身光頸靚」,廣場舞隊列亦非常整齊,形成一個非常四正的長方形。不僅如此,廣場上更有鑼鼓與嗩吶現場演奏助興,而且在長方...

詳細

榆林這座人口三百多萬的西北小城,過去一直以能源和化工作為支柱產業,旅遊業乏善可陳。一方面可能是同處於陝西的西安,承載的漢唐文化過於璀璨,以至於榆林這個「千年老二」相比之下,就顯得較為黯淡。另外,榆林這個城市本身對歷史古跡的保育,無論是觀念還是措施均較為落後,彷彿其自身亦樂得偏安一隅,從未想要聞名天下。讓筆者哭笑不得的是,當地一些看似充滿年...

詳細

筆者近年來逐漸養成跑步的習慣,從去年開始更打算每月參加一場半馬賽事,而且特地挑選內地一些二線甚至三四線城市,希望藉此了解中國更基層社會發展現狀。基於這個緣由,筆者上周末來到位於中國西北的小城榆林。這個人口三百多萬的四線城市,不要說港人,即使是大部份內地同胞都未必聽過,筆者身邊的同事朋友直到告訴他們位於陝西省,他們才有大概概念。榆林名氣雖然...

詳細

筆者在上周專欄中,介紹內地互聯網營銷的新玩法:「KOC」(Key Opinion Consumer)模式。這個概念與已盛行網絡多年的「KOL」(Key Opinion Leader)相對,最大優勢在於真實和貼近消費者,因此被認為或將是未來品牌傳播的一個重要突破口。然而,由於KOC與KOL相比,前者只屬於「業餘選手」,未必能持續、系統化創造...

詳細

近年內地社會電子商務及流動支付蓬勃發展,使當地互聯網營銷愈來愈發達。筆者因為日常工作需要,一直密切關注科創領域商業新趨勢。最近幾個月電商領域熱烈話題之一,要屬「KOC」營銷模式,討論集中於其是否比傳統「KOL」模式,在品牌宣傳推廣上更具影響力。所謂的「KOC」即Key Opinion Consumer首字母縮寫。這個概念與已盛行網絡多年的...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