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新經濟」生活軟肋

  筆者上周曾提到,農曆新年內地在外打工者返鄉的時間,與其從事工種的技術含量負相關:愈從事相對技術較低、出賣體力的工種,返鄉的時間也越早、休假的日數也越多。

  例如網購送貨的速遞送貨員、外賣點餐的送餐員,甚至是專職網約車司機等,在過去幾星期已陸續收爐。然而由於這些人群離去,平日裡大家已逐漸習慣的種種互聯網「新經濟」生活方式,卻變得無以為繼。

  外賣送貨人員撤離,對於消費者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一些食肆外賣服務暫停,仍在營業的餐廳,在外賣平台上訂單則坐地起價,原本五元(人民幣,下同)配送費,一律加到了10元以上,等待時候亦大大延長。

  速遞員返鄉,導致網購物流體系暫停運作,貨物無法及時送到消費者手中。預計農曆新年的前後半個月,都將維持這種狀態。

  網約車司機的減少,直接導致出行受阻。筆者日前某天夜晚從朋友家離開,打開打車App後驚訝地發現系統顯示需要排隊,且前面有50多人輪候,結果在朋友家樓下等了足足一個鐘才叫到車。

  以上種種不便,揭示了在互聯網大時代下發家的的電商、共享經濟、O2O(線上至線下)等商業模式最大的軟肋:服務提供者無論怎麼整合渠道、創新模式,打造極致體驗,真正支撐起這些模式和體驗,仍是大量青壯年勞動力,科技成份並不多。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