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996與ICU(二)

  內地互聯網及創投圈對「996」的口誅筆伐進一步發酵,耐人尋味的是,強制加班文化過去亦一直存在,為何只有今次抵制,引發圈內從業人員首次大規模、持續性發聲?

  科創企業的從業人員,過去長期過着996日子,一部份原因是因為高薪。內地互聯網近年發展迅速,高水平人才供不應求,導致人力成本水漲船高。企業在資本支持下,為了業務擴張亦揮金如土。

  當然,人力成本上升,以高薪加股權激勵挖角的企業,亦希望員工能帶來更高價值的產出,後者在高回報的激勵下,自然需要高強度投入。久而久之,高薪和996成為一個「心理契約」。

  這種契約在內地互聯網紅利和資本迅速擴張時行之有效,但隨著一個又一個概念(如互聯網金融、共享單車、O2O、直播)的冷卻,科創企業靠用戶規模和營業收入,就可享受高估值乃至迅速上市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靠模式創新而非技術創新的發展方式已到了瓶頸位。當企業開始降成本裁員,高薪自然也難以維持,對996的不滿也就一發不可收拾。

  由此可見,不論996這種工作模式是否合理,對其的積怨是一直都存在的,以往企業只是用高薪掩蓋問題本質。未來科創企業面臨的將是更平穩的市場,在改進996的同時,更需要思考如何提升競爭力、改善成本結構、反思人才戰略,從根本上提高效率才是王道。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