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傳統健身經營末路(一)

  一年多之前,筆者於本欄曾經提及,隨著內地年輕職場人士愈來愈重視外形,健身房幾乎成為他們放工後與周末必去之處。但龐大的需求,卻催生質素參差不齊的健身房營運商,導致亂象頻生。

  最令人擔憂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已成立20年、一度是內地門店數量最多、規模最大,同時亦是香港上市公司浩沙國際(2200)關聯企業的浩沙健身,旗下位於內地各大城市的直營分店近期陸續倒閉,一夜之間眾多付費會員成為苦主。

  連鎖健身品牌「執笠」,本身並不是新鮮事,幾年前一時風靡香港的加州健身,亦因陷入財務困境歇業。不過,同樣的事情在中港不斷發生,再度暴露健身房傳統經營模式的弊端。

  事緣大部份連鎖健身店,與美容、美髮等服務行業一樣,都採用預付費模式。這種模式在會籍賣出的那一刻,已透支未來一年甚至三至五年的現金流:這些收回來的現金仍是「未賺取的利潤」,並作為負債存在於資產負債表中。換言之,健身房仍要在未來數年提供服務,直至會期結束才能完全賺取利潤。

  另一邊廂,這些健身房的銷售顧問和私人教練的銷售佣金,卻是即月發放的。這也讓健身業界一直流傳着一個笑話:開健身房,會籍顧問賺錢了、教練賺錢了,唯獨老闆不賺錢,因為老闆要服務會員一年甚至更長,才能確認收入和利潤。

  這也讓健身行業產生惡性循環:永遠只能靠吸收新會員、不斷銷售課程來維持流動性。一旦新會員增長放緩,便會陷入財務危機。這種模式一日不改變,還會有更多的健身房「執笠」。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