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見聞——新疆遊記(四)

        本次新疆之旅,除了當地的維穩與現代科技讓人印象深刻,筆者對於這片土地在中國版圖中的戰略意義和歷史貢獻亦有了全新的認識。

  內地網絡一直流傳一句說話叫作「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國之大」。事緣當地的面積16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全國國土的六分之一。筆者自駕遊的這些天,一個目的地至另一個目的地均相隔上百公里,每日閒閒地都要揸車幾百公里,在車上渡過6至8小時。

  正是因為新疆地廣人稀,其亦是1960至1970年代間,中國進行核試驗的主要場所,並為相關軍事工業提供了能源和關鍵礦產資源。

  筆者本次旅程途徑的可可托海即係一例。目前已是當地主要景點之一的「三號礦坑」,不僅是世界已知最大和最典型的稀有金屬礦,亦曾於中共建政後,為中國償還前蘇聯債務及「兩彈一星」(即原子彈、氫彈與人造衛星)的研發和生產提供了鋰、鈹、鉭、鈮、銫等資源,被國家譽為「功勳礦」。

  翻查公開資料,這個一度是高度軍事機密的礦場,於1950年因應《中蘇友好互助同盟條約》由兩國共同管理。1960年中蘇交惡,蘇方撤走專家並要求中方限期償還相當於52億元人民幣的債務。當時正逢「自然災害」的中國,不得不以稀有礦產品來抵債。

  於是乎,可可托海掀起一場「保出口大會戰」,當地全民動員、日夜輪班,冬天即使零下40度亦堅持工作,協助國家於1964年還清了外債。該礦場貢獻了全部償債額的四成。

北京拼搏港青

朱小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