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好味大過天
作者:
梁家權

與我在歐洲闖蕩採訪街頭小食的拍檔,他太太是日本人,嫁雞隨雞與他長居維也納。半個月前外母動大手術,嫂夫人帶女兒回佐賀的家鄉看望,期間抽兩天來香港,拜候丈夫在港的長輩。來港匆匆,無緣跟她碰頭,但日本人對禮節從不疏忽,她託丈夫送我禮物。其實,過去我每次去維也納,她都送我當地名牌糖果糕點,拍檔說她今次從日本過來,特別跑到鄰近家鄉的博多買禮物。起初...

詳細

家中年輕人由學校安排往澳洲參加二十八天鍛煉成長的外展活動,伙食始終在家千日好,這活動部份日子由同學自己烹製食物,效果難料,其餘時間預計吃西餐,於是行前帶他在港遍吃日本菜、東南亞菜、上海菜和京菜等。沒料到小子在活動中段寄信回來,列出回港之後要吃的水蛇春清單,就是沒有扒類和薄餅。剛巧有一位中年老友也須往加拿大十多天,出發前相約大擦海膽。「加拿...

詳細

想不到初秋的天氣不是下雨便是奄奄悶悶,食欲多少受影響,最好是吃味道重或辣一點東西開開胃,第一時便想起吃貴刁。是找一家泰國店子,還是新加坡來的過江龍?一路開車一路猶豫不決,剛好駛過東區走廊,靈機一觸,便從支路駛下去。幾乎忘記了城市花園酒店那家沙嗲軒,說起來有十年沒去過,同一酒店集團旗下黃金海岸酒店的沙嗲軒倒去幾次。印象中沙嗲軒是在酒店二樓,...

詳細

「喂,有人叫我哋再搞潮汕美食團呀!」拍檔來電,說大廚李文基有此提議。上次與基哥合作,組織了香港飲食業界老行尊一行三十人上去,人人捧着肚子回來,莫非食過翻尋味?過去幾年搞過五團去潮汕吃好東西,路上多轉折。起初試過全程坐旅遊巴士,車程五個多小時,就在探路的那天遇上深汕公路大塞車,足足用了八小時才抵達目的地,沒有人願意參加這樣攞苦來辛的美食團。...

詳細

近幾年去順德吃好東西少說也有十次八次,偏偏有兩次由祖籍順德的老友伍智聰牽頭率團上去,卻碰巧身在歐洲為庶民美食的書採訪,無緣與多位飲食界前輩同行,最要命是各人回來後在不同場合碰頭,都不停回味順德的名菜,坦白說不僅吃不着的葡萄是酸的,吞口水也吞乾了。有人說順德人的廚藝冠絕華南,可能說得太誇張,但酒樓食肆的老行尊都一致認同,吃得下的順德廚子,來...

詳細

一班年紀相差不遠,從前途談判及起草基本法前後入行的記者,偶有相聚,憶昔論今。人生有幾多個三十年,遇上大時代,的確有意思!這晚與政壇老朋友慶祝八十大壽,話到當年,猶如昨天,已無悲喜,畢竟人性多變,政治一天都嫌太長,八十年始終如一,可不容易!三、五十歲叫生日飯局,走過大半個世紀才是壽宴!一圍壽宴設在上海總會,正巧剛入行時採訪港英年代某名人圍內...

詳細

老朋友相約去吃雞湯麵,當然不是指幾元一包的即食雞湯麵,而是吃雞湯拉麵,問題是他選的店子最出名是醬油拉麵,幾時聽過雞湯麵?銅鑼灣短短一條登龍街,有好幾家算有名堂的拉麵店過江龍,老朋友選了「蔦」。不少人不太肯定這個字的讀音,即使知道讀「鳥」,也未必知道蔦就是桑寄生,亦即是坊間的桑寄生茶材料。「蔦」在日本甚有江湖地位,是全球第一家取得米芝蓮一星...

詳細

大熱天時真的不想出街,奈何總要見人傾點事。在攝氏三十多度的中午來到紅磡,可是泊車地點距吃飯之處足有兩個街口,烈日當空,不少女士擔遮而行,我只能找個蔭位等綠公仔過寬闊的十字路口。吃飯的地點是德民街一家小店「越之味」,只容不超過八人堂食,相信應付附近上班的僱員外賣為主。中午來到,是最早來的客人吧,幾位應是本地的年輕人忙這忙那。看他們和看店子的...

詳細

星期日早上,專程去上環市政大樓的熟食中心,想飲杯奶茶吃個鮮牛米,上到二樓嚇了一跳,怎麼空無一人!從未試過這時間來,原來周日早上都不開業,無奈地往另一出口離去,打算到街外找家茶餐廳,沒料到走到盡頭,聽到有人聲,拐個彎走過去,角落位有一檔做生意,幾張摺枱坐滿人。既來之,何不在這家「利香茶居」飲早茶!全自助式,點心自己去拿,在蒸爐上時刻保持十多...

詳細

肚餓時焗一個杯麵快,還是煲飯快?答案不言而喻!一個人食飯,就算是簡便的迷你型電飯煲,也要花點時間洗米煲飯。早年日本人搞出了密封的衞生包裝即食米飯,儲存食用期長,放入微波爐叮一叮,灑上惹味日本「飯素」便成即食熱飯,方便至極。日本即食米飯,選用日本皇牌新潟越光米的,售價約二十元一盒,約酒樓食肆一碗的份量,通常一包三盒出售,不便宜,但日本米給人...

詳細

世界盃來到最後四強,越南炸魚皮,吃厭了。日本薯片,儘管有好幾種口味,都厭了。中國南乳花生和珠豆,更加厭了,連葡萄牙買回來的小罐頭沙甸魚和魷魚仔也清了幾罐,這晚英格蘭惡鬥克羅地亞,須及早籌謀。是日晚餐專程到灣仔永華麵家,畢竟時日無多了,永華鐵定做到八月底便「光榮結業」。最先聽到這消息時身在海外,回港後匆忙去吃陳皮紅豆沙。天下無不散筵席,但終...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