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好味大過天
作者:
梁家權

搞美食團,我堅持菜單必須親自編訂,而且一定要試菜。一個兩天團有三頓正餐,總不能三餐都主打同一類菜式,總之三餐的內涵都要不一樣,當中還要兼顧此團哪一類團友對「好食」準則的先入為主想法,同時又想他們品嚐新口味,所以要很花心思琢磨。世事不可能都順風順水,試菜後從名單中剔除者不少,於是又要找店子試。不是說風涼話,很多時吃得很辛苦,飽滯感頂到上喉嚨...

詳細

上星期某天早上到銅鑼灣辦點實事,三軍未動,糧草先行,天經地義,本想到一家老店買熱狗加杯奶茶,卻看到附近一家茶餐廳早餐有A至I九種選擇之多,還有全日供應的五、六款常餐。心血來潮,眼睛只盯着早餐「I」,因為不知何解突然想吃牛扒。茶餐廳的所謂牛扒,都是薄切的,三十元包咖啡茶雙蛋和多士,抵食啊!環視各枱,差不多在座廿多名食客,吃牛扒竟然只得我一人...

詳細

習慣把麵包分為兩大類:鹹和甜。也習慣吃椰絲奶油、菠蘿或雞尾包,總覺得甜的麵包配齋啡最好,尤其是Espresso。有一天,忽然想吃鹹的,於是一心要找鹹牛肉包或吞拿魚包,再不是就吃豬肉卷或咖喱角。剛走進餅店,師傅從烘焙房捧出六磚椰檳出來,別以為剛捧出來必定是熱辣辣的,師傅似乎怕燙傷客人,出爐麵包總要放涼才放售。用「磚」來形容聖安娜的椰檳並不為...

詳細

葡萄牙和西班牙海產十分豐富,每一次去到彼邦都盡情滿足口腹之欲,但最要命是兩國都擅長做海產罐頭,讓異鄉人把美味帶回家。有人視之為最好的手信,收禮的人應該感恩,絕不是物輕情意重,因為罐頭不輕,人家送上的不止是重甸甸的土產,還獻出矜貴的行李限重。葡萄牙和西班牙的魚罐頭如沙甸魚其實不便宜,比容量大兩倍的國產豆豉鯪魚貴一倍,我手上這小罐頭在西班牙更...

詳細

飛機降落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立即在機場租車直駛北部歷史攸久的大城市波圖,在公路休息站歇腳買杯咖啡時,赫然發現葡撻,才醒起葡撻源自葡國,想也不想便買來吃。只吃了一半便吃不下,雖未致於難吃,但與我們在澳門和香港吃的落差很大,其後在波圖及里斯本好幾家餅店再吃葡撻,即使不是凍冰冰,撻餡也不及港澳製作的好味,而且都偏向糊狀和很甜。還記得二十多年前葡撻...

詳細

港鐵南港島線開通不久,再說說鴨脷洲大街,遲些再說恐怕又變了。大街街頭有一家也算新的店子叫雄記美食,聞說糯米飯做得不錯,又據說味道與灣仔馬師道的強記有淵源。其實我不太理會是否源出一轍,畢竟一店還一店,我相信除了麥當勞這類嚴格系統化管理的連鎖店,連薯條須炸到哪個程度也有色版鑑定以確保水準一致外,其他食店應該沒有兩家分店的出品口味完全一樣。市面...

詳細

吃乳鴿看到鴿翼轉彎位有一道刀口(見圖),有點疑惑。第一眼以為錯手落刀,未幾發現兩隻翼的關節位置都被刀斬斷,已知是故意的,直至吃到鴿翼時更心領神會,這一刀讓人輕易把鴿翼咬斷,不致形態曲折的全翼玷污鼻尖嘴角。光顧源興已有一段日子,直至月前店子從佐敦新填地街市搬到鰂魚涌海堤街,才第一次吃乳鴿,不得不讚源興老闆源哥細心。有些大師傅廚藝一流,但未必...

詳細

過去一年,多次專程去鴨脷洲搵食,因為南港島線一旦通車,南區的飲食生態必然出現巨變,按其他區的歷史軌跡觀察,原區的舊日味道亦將一去不返,有得食須趁早了。以往經常去鴨脷洲大街吃午飯,說穿了是迷戀那些蒸魚飯。鴨脷洲得天獨厚,尤其是鴨脷洲大街多家菜館,魚販交來很多海鮮,街坊和愛吃魚之徒都知道,還有很多中下價的雜魚以抵食套餐供應,雖然很難說得準一定...

詳細

六十周年校慶後,一班與浸會大學有淵源的人得閒無事便借意搞飯局,後來索性將WhatsApp上本來為校慶出力的工作群組,由「我們都是浸大的」易名為「我們都是這樣食大的」,既然名已正,專注於食便順理成章了。這晚樓神趙國雄號召在賽馬車會打牙祭,論資排輩,我居然算是「小鮮肉」,真係得啖笑。其實當晚大家都話當年,才是真正笑到捧住個肚,當然是我們那一代...

詳細

對銅鑼灣登龍街特別有感情,一來曾在附近上班十年,二來好友曾住在金朝陽中心原址舊樓的板間房。歲月如梭,本來旺中帶靜的短街變成知名食街,擦身而過的人身上彷彿都散發紛陳五味。這天又來了,直奔街中一幢商廈二樓,甫坐下便先來一杯凍檸茶。是的,來到Greyhound Café,不管寒暑,都應該飲凍檸茶,而不是招牌小食「脆炸單骨雞翼」。把雞中翼破開成兩...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