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圓方田雞的啟示

  「如果冇田雞,我改食鯇魚腩啦。」客人有點不耐煩,要改柯打,不料老闆說:「劏緊啦!」不僅客人聽了滿臉疑惑,包括我在內的其他食客也好奇起來,我猜客人原本想吃田雞粥。

  「街市在隔籬,好快!」原來店子的田雞賣光了,老闆為滿足客人要求,即命人去街市買,沒想到是買活的。類似情況我曾在澳門的營地街市熟食中心遇過,那次叫黃鱔煲仔飯,檔主即差人落樓下魚檔買,新鮮無比,當然好好吃。此刻這家即時買田雞的店子,是深水埗福華街的圓方餃子店。

  最初到圓方都是吃餃子,此店與別不同的是不管吃西洋菜餃、韭菜餃,抑或上海雲吞,伴的都是魚湯。說實話,論魚湯,另有所好,但圓方用魚湯當然好過其他館子很一般的湯底。

  圓方當然不止賣餃子,有一次同桌的陌生人叫來一碟豉油皇炒麵,看上去不似焗在蒸櫃內已大半天的貨色,瞄一眼菜牌只賣十二元,結果往後經常加一碟炒麵。後來,見白粥也煲得很好,難得有白果,於是間中也吃碗白粥。

  有好幾次去,總有同枱的其他食客吃飯。飯類只有四款:梅菜蒸鯇魚、臘腸蒸雞、豉汁蒸排骨、梅菜蒸肉餅。

  有一大碗飯,送一碟油菜,兼可選豆漿或魚湯,只收四十元。深水埗收這個價錢仍屬便宜,而重要是看上去用料很新鮮。「田雞事件」,更反映自己的判斷雖不中亦不遠矣。

  這晚索性專程去吃飯餐,挑選了梅菜蒸肉餅,然後耐心等待。是的,如果店員不消一刻便捧上來,我便會很失望,即叫即蒸總要十分八分鐘吧。果然,玩完一鋪「數獨」,肉餅才熱辣辣上枱(見圖),結果是一粒飯一點肉餅碎也不留,上乘之作。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