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吃海膽以板計

  家中年輕人由學校安排往澳洲參加二十八天鍛煉成長的外展活動,伙食始終在家千日好,這活動部份日子由同學自己烹製食物,效果難料,其餘時間預計吃西餐,於是行前帶他在港遍吃日本菜、東南亞菜、上海菜和京菜等。沒料到小子在活動中段寄信回來,列出回港之後要吃的水蛇春清單,就是沒有扒類和薄餅。

  剛巧有一位中年老友也須往加拿大十多天,出發前相約大擦海膽。「加拿大也有海膽啊,而且有些似一條脷般大。」我說city’super幾乎全年都有加拿大海膽供應,品質不俗,只是價錢不便宜。老友不以為然,說日本海膽好食得多,而且預期在加拿大冇啖好食,所以要在香港擦餐飽才起行。

  似乎只有BB仔才對食沒有要求,可以天天只是飲奶,人稍懂事便不想吃得乏味,也貪圖吃得精吃得靚,年輕人和中年人的心態全無二致。

  老友選了北角道的「Oyster C」,說之前去過吃了一板海膽,發覺質素很好,食髓知味決定再下一城。「一板?」日本海膽多以輕木造的長方形盒裝載,以海膽丼作比例,一板可以完全覆蓋兩碗飯,以老友稍胖的身型和年紀,一個人吃一板會不會太多?

  那夜到了這家樓上店,一如其名其實主打吃蠔。我們三個人叫了兩打共八種來自不同產地的生蠔,來貨都很鮮美,選擇頗多。然後當然是此行最大的目的海膽,忘了問是來自日本哪地,只見木盒上烙上「根室水產」(見圖)。

  曾在北海道吃過會郁的鮮活海膽,有此經驗作比對,這晚所吃到的算是非常新鮮了,我終於明白老友為甚麼一個人可以吃一板,而這晚三個人算克制了,只幹掉兩板。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