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九分餡料一分飯

  總有人問:「有哪家店子好吃!」坦白說,這題目比考長春藤大學更難答。人人口味不同,好味的準則亦各異,其實不知從何說起,更何況我的「搵食好比沿街化緣,好又一餐,唔好亦一餐,多少有點聽天由命,因為工作上興趣上與食有緣,便要吃遍八方才有材料落鑊。

  像這天與友人來到紅磡,忽然想起至少兩年沒再光顧過明安街的滿堂樂,趁未吃午飯,何不吃個上海麵?不過,近來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或許就是友人所批:「人衰行路打倒褪!」若就這樣把車泊到路邊,這個麵可真貴了,於是請朋友落車外賣算了。

  麵沒有買,畢竟在車上吃麵有點狼狽,揸主意買來粢飯和豆漿。都好啊!附近幾條街有兩家上海舖的粢飯做得都不錯,滿堂樂是其中之一,值得重溫回味。

  滿堂樂的粢飯頗有特色,就是肥!所謂肥是指外形,此店是即叫即製,女工戴上即棄手套從飯煲中執起一團飯放在布中,略略壓平,便放油條、榨菜和豬肉鬆,然後捏成長條狀。不過,滿堂樂是直徑約近三吋的版本,任你把口掰到多大,也不可能整碌塞入嘴巴內。

  對我來說這種尺碼見怪不怪,但最詫異是劏開一半所見,餡多過飯。坊間有說,粢飯的正宗比例是三分餡料七分飯,但這件粢飯幾乎是九一之比。原來友人怕我吃得糯米多胃痛,請店員餡多飯少。哈,店員居然又應要求炮製一件令人驚喜的傑作。

  最怕粢飯用老油條,老得有時需以牙齒用力撕扯,這家紅磡老店的油條帶脆,豬肉鬆多得散落到車廂座位上,榨菜鹹度適中,怎可能忍得口,連咬帶塞的吞下,結果連晚飯也吃不下!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