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茶居抵食懷舊口味

  「外國返來,是嗎?」老友十足大鄉里,拿着手機拍攝一籠籠點心、一盅盅蒸飯,見到茶客用茶水洗杯碗碟筷,以為回到粵語長片年代,更連番影相,同枱茶客不禁好奇。

  是的,老友移居奧地利三十多年,雖然近年回港多了,但對老香港的種種依然覺得新鮮,知道我常去香港仔吃盅頭飯,早已嚷着要嚐嚐是甚麼滋味,可是三次帶他去都摸門釘,這天再來終於如願。

  說的是香港仔周記茶餐廳,老友大惑不解何以茶餐廳不似茶餐廳,並且認為茶客說得對,是茶居。他回憶起小時候的忘年印象,只欠不見點心妹用布帶孭住托盤叫賣。

  像周記這種茶居式食肆,港九新界的舊區仍有好幾家,都是街坊歎一盅兩件的好去處。所謂一盅,是用比茶杯大一點的茶盅泡茶,吃一兩件點心就打發五臟廟整個早上的呼鳴,同時打打牙骹兼刨報紙,是舊時不少男人朝早上茶樓的習慣。時代變了,同枱那位發問的男茶客,一直在手機上看節目。

  早年在灣仔上班,朝早常去三角街一家茶樓,已愛上盅頭飯,後來在數碼港工作,知道了周記,便不時外賣盅頭牛肉飯、北菇雞飯、鳳爪排骨飯和鹹魚肉餅飯,雖然細盅由十七元吃到現在廿六元,幸好味道沒多大改變。

  老友闊別香港多年,根本不知盅頭飯是何等滋味,更傻傻哋問魚翅餃是不是有魚翅。時光倒流,當年魚翅餃的確有幾條不知真假的翅針,現在別計較有沒有魚翅,因為這等懷舊點心只在極少數茶樓的點心紙上出現。周記居然有魚翅餃(見圖),一籠四隻只算「小點」,賣十七元,看到這個價位,還會妄想有魚翅。說到底,好食就得啦!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