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論杏

  來到巴爾幹半島上的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除了鮮紅欲滴的車厘子,杏亦大賣,小販說杏是當造季節。香港不常有杏,即使有亦很貴了,這裏一公斤只賣兩歐羅,而且新鮮啊,不吃是對不起自己!奈何時運低,千揀萬揀挑中酸咪咪的(見圖),吃得面口揦埋一箸。

  這幾年從中歐走到巴爾幹半島,幾乎每個國家都有杏,價錢一向都相宜,而且看起來都是樹上熟的,今次倒楣,下次要暗施陰力試一試,稍微偏軟的便是熟的。

  據說世上第一顆杏原長於中亞,後來才繁衍到西亞,再栽種到歐洲多國。現在,不管是香港或歐洲美洲,市場上的乾杏脯大多產於土耳其。實在記不起小時候在旺角中僑國貨公司,或新蒲崗麗宮戲院前零食手推車的杏脯,是真正國貨還是來自中亞?不過,可以肯定那些年大部份吃過的杏脯都添了不少防腐劑,吃得多味蕾感應會變得遲鈍,口腔也有點麻木,與近代杏脯的高質素不可同日而語。

  半年前到訪土耳其,杏脯在伊斯坦布爾市集內觸目皆是,有天然陽光曬製、色澤偏深色的,亦有傳統金黃色的,招呼遊客價錢當然偏高,到平民街市找,便宜起碼三成。

  奧地利也有杏,多瑙河的河谷小鎮杜倫斯坦,杏的產品令人大開眼界,由杏汁到杏酒,杏仁到杏醬,以至以杏製煉的護膚品、洗髮和沐浴液,卻偏偏沒有杏脯。果實酒在歐洲山區十分流行,但飲慣紅白酒、威士忌、拔蘭地、清酒和燒酎的人,相信要假以很多時日才懂得欣賞,杏酒不算難啃,但不可能一口鍾情。勞師動眾帶回港的濃縮杏汁,溝冰凍梳打水,好飲過橙汁汽水多多聲。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