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炒飯惹鄉愁

  來到希臘,當然是尋找道地庶民美食,忽然發現有中國餐館,心如鹿撞,在門前多番掙扎,結果還是走進去了。老土的說是思鄉病,畢竟過去三個月,有一個半月在歐洲和北非,此刻在愛琴海的小島上居然有中國菜,怎能忍得住!

  其實不貪心,看到菜牌上有炒飯,想起早前在深圳富東吃林永春師傅的砂鍋炒飯(見圖),口水在心裏流,明知在海外更難有「阿林炒飯」的水準,但抱着頂癮的心態,三流味道都當上品。

  在歐洲、美加的中國餐館,廚房裏面都是華裔移民,奈何很多但求有份工做,並非專業廚子,煮得不好,並非不想做好,而是根本沒本事。歐洲有位穿廚師袍的華人親口對我說,「你唔好來啦,我哋呃鬼佬就得!」甚至見過中式食肆,掌廚的竟是印巴裔人士,味道如何?只能夠說是有點似。

  從來都覺得炒飯比乾炒牛河難做,炒飯粒粒分明需要很多工夫,炒它十多二十分鐘才夠火候,不但要花心機,還要講究味道。深圳富東和天后清風街的富東都是同出一源,由林永春師傅父子打骰,兩店都可吃到「阿林炒飯」。

  林永春是楊貫一徒弟,棄鐵鑊用砂鍋,是不想飯粒受鑊焦氣破壞了他別出心裁的複雜味道。他先炒鬆飯粒,才落蛋漿,造出飯粒有金鑲銀的效果,然後加帶子、瑤柱、鮑汁和火腿汁再炒,直至飯粒完全乾身才大功告成。

  希臘聖托里尼島這家中國餐館,樓面全是歐洲人,廚房內掌鑊的是福建人,不僅做中菜,也做多款泰國風味的菜式。如此包羅萬有,與專攻一種菜系應該不能相提並論吧,我以為這是常識。不過,跌眼鏡,雖然難與阿林匹敵,但炒飯甚有水準,能解鄉愁!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