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又是浸梅酒季節

  離港接近一個月,回來之後固然盡情吃港式食物,更會傻傻哋專程去街市和超市走走看看。這天來到太古城商場的超市,有專櫃售賣梅子,才想起四月時曾在香港仔街市見過有青梅,相信是本地或來自內地的品種,怎麼事隔兩個月梅子季節還未過去?看清楚太古城超市來貨(見圖),是分別產自日本和歌山和福岡縣的古城梅,售價幾近是中國梅十倍。

  愈來愈多人自家浸製梅酒,要求高的都說要找質素高的日本梅,古城梅產量不及被譽為浸梅酒最佳的南高梅,但浸過兩種梅子的老友說,南高梅稍甜而梅味較重,青翠綠色的古城梅味道偏酸,兩者浸出來的梅酒口味有異,他自己就喜歡古城梅的口味。梅酒沒有高低,惟有飲者的愛好。

  曾在北海道一個大果園帶着玩玩吓的心態學習浸製水果酒,看似容易,但明白要玩得認真,是一門須用心研究的學問。梅子的選擇當然最重要,中國梅子被看低一線,是不是偏見很難有確切答案,只是日本梅子不是人人捨得腰間錢。

  那麼應該用甚麼酒?浸中國梅用中國酒,過去多是用孖蒸,但浸過梅酒的人都知道,酒精度數高才更能帶出梅子的味道,以及防止含糖份的梅子發霉,所以用上三蒸,有人更用度數更高的高粱。有些人認為既然買貴價的日本梅,何不用貴價的日本酒,但清酒酒精度不算高,於是改用燒酎。亦有人用威士忌、拔蘭地,甚至更勁的伏特加,但過烈的酒會蓋過梅子的風味。

  我始終喜歡原味,飲梅酒目的是享受梅子的酒味,所以只愛飲由梅子、糖、酒所釀製的梅酒,浸梅的酒只是用無色無味,酒精三十五度的日本「果實酒」,便是最清純的梅酒。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