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當造子薑遇上神灣菠蘿

  「不時不食」是追求美食的金科玉律,走過漫長人生路的人,經歷數十個春與秋,對四時食制多少有個譜,但人總是善忘的,若果不逛街市,不行超市,不上親子或師奶群組,分分鐘記不起子薑是時候了。實不相瞞,這些日子諸事紛擾,實在無心走進廚房,若不是有長輩忽然送來一樽醃子薑,今年準會錯過一年當中只有仲夏兩個月可吃到的時機。

  早年有老人家曾教揀子薑,才知道子薑這種植物也分公乸,公長而尖,乸肥而粗。本來哪種形狀都無謂,但偏偏子薑公口感清爽,而乸的纖維較粗,即是會吃出渣來,當然不夠暢快。不過公道的說,如果小販都讓客人都把公的揀走,賣剩的乸真係搵鬼要!更何況有些不肥不幼的,焉能辨它是雄雌!

  有一年賴叻學人左揀右揀,被小販大嬸趕走,而且坦白說,面對一大堆子薑,愈揀愈眼花,好像每一塊都似公又似乸。幸好今年長輩好心,送來的子薑全是揀手的長條,更感恩是醃得妥妥當當,甜酸度很合胃口,放在雪櫃中冷凍更無以尚之。

  本來只把子薑當零食,但無巧不成話,老友基哥近日託人從中山神灣帶來一批菠蘿,須知神灣菠蘿是中山名物。這種菠蘿個子很細,僅比拳頭大一點而已,但肉脆而無渣,連中間的菠蘿芯也爽口成熟。神灣菠蘿甜度頗高,毋須浸鹽水脫掉菠蘿酶也很好吃。家中有靚子薑,面前有神灣菠蘿,簡直天作之合!

  於是跑到跑到九龍城新興買靚牛肉,到街市揀幾個黃綠紅三色辣椒,即晚炮製「三色紫蘿牛肉」(見圖)。這道菜工夫簡單,基本上簡炒埋一碟便可以上枱,開胃、好味,令人不禁扒多一碗飯。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