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味大過天——起沙全黃一個難求

  出門口前用保溫瓶泡了一大壺陳皮濃普洱,刻意不吃早餐,也不打算吃午餐,晚飯也只吃簡單的,事關這天上午須吃八個知名品牌的雙黃白蓮蓉月餅,估計每個吃八分一,是塞一整個月餅入胃。

  蓮蓉加蛋黃,飽到滯是必然的後果,濃普洱可消膩滯,陳皮生津順氣,加強紓緩的作用。可是,原來吃八分一不足以嚐真蓮蓉和蛋黃的高下,結果每個品牌都吃了四分一個,平生未試過一小時內吃掉兩個月餅,那天晚飯看到桌上的佳餚,竟然想嘔!

  旁人總覺得試味比併及做美食大賽評判是絕頂優差,但當你要短時間內分清楚幾十隻粉果的高下,可不是樂事。永遠記得多年前為來自五湖四海的十二隻大閘蟹評味,那些蟹膏填在胃裏整整兩天化解不掉,簡直苦不堪言。今次試月餅,也滯了兩天。

  「蛋黃流油呀!」說流油,確實是漏油,蛋黃油從蛋黃滲漏出來。有人看到藏在蓮蓉中的鹹蛋黃漏出橙色的油,煞是興奮,有人形容能吃到這種月餅很感動。實情是感動的觸發點太低了,純粹目測十個有八個月餅蛋黃都有油,問題只在於油份多或少。

  月餅蛋黃問題不在油少,而是中心乾噌噌和實的的,試想想吃着軟糯的蓮蓉,享受油潤鹹香的鹹蛋黃時,忽然咬上一粒「核」, 多冇癮!不過,當今月餅中的蛋黃今非昔比,小時候輕易遇上起沙蛋黃,須知起沙蛋黃特別多油,由外至內層層分明,一咬即化為沙,與蓮蓉渾成一體,吃得滋味。俱往矣,在評比八大品牌中,有一個蛋黃外圍全起沙,蛋黃中心部份卻未化(見圖),但已很難得了。

梁家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