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解碼——啟動脫歐程序 英鎊最熊睇1.1美元 蘇格蘭鬧獨立惹衝擊

        前有「脫歐」亂局,後有蘇格蘭獨立運動重燃,大行預期英國資產政經風險溢價將持續高企;再加上美國今年息口趨升,而英國央行短期加息無望,種種因素料將加劇鎊匯跌勢,大行更估計英鎊不久有機會跌見1.1美元的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未見水平。

        在上周一,英國國會表決批准英國首相文翠珊啟動《里斯本條約》50條,與歐盟正式展開旨在讓英國在兩年後脫離歐盟的談判程序。消息人士透露,獲國會開綠燈後,文翠珊本月底將會作出啟動「脫歐」程序的相關宣布,而歐盟官員表示,將要求跟在英國6月份展開脫歐談判。

  這邊亂成一鍋粥,那邊廂「不安分」的蘇格蘭又添亂,首席大臣施雅晴同日宣布,蘇格蘭可望在2018年秋至2019年春之間再度舉行獨立公投。

  上述種種拖累英鎊上周二曾挫見1.2110美元,為今年1月17日以來低位,與1月16日的1.204美元的「脫歐」公投以來低位(實際上八十年代以來低位),相差不足1%。

  匯商表示,自去年6月「脫歐」公投以來,英鎊兌美元截至上周二已貶值18%;儘管鎊匯今年1月呈現回穩,但從基本因素看,在「硬脫歐」風險與日俱增下,英鎊走勢仍是趨跌,這一點至今未不變。上周的政經事件,只是令鎊匯跌勢擴大而已。

  Amundi定息主管布拉德肖解釋,風險溢價持續高企以及英國前景高度不明朗,已構成英鎊趨於下跌的基調;他警告,一俟「脫歐」程序可能預期本月底真正啟動,政治喧囂將會升級,英鎊的風險溢價將更高。

  MUFG的哈爾德曼表示,未來數年「脫歐」談判進程將主導英鎊表現,假如英國政府能從歐盟爭取到較佳談判條款,即所謂的「軟脫歐」,則蘇格蘭選民最終投票支持「脫英」的機會較低。但他強調,「脫歐」談判進程只是影響蘇格蘭選民決定的其中一個因素,而一旦蘇格蘭公投結果為「脫英」,將令英鎊跌勢雪上加霜。

  蘇格蘭在2014年曾舉行獨立公投,結果是選民表決支持留在英國。信貸評級機構惠譽警告,一旦蘇格蘭公投表決「脫英」,失去蘇格蘭後的英國,其債務佔整體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會較現水平上升10%,惠譽可能會進一步調低英國的主權債評級。主權債遭降級,對一國貨幣來說終歸不是好事。在去年6月27日、即英國剛舉行「脫歐」公投之後,惠譽把英國的主權債評級由AA+調低至AA級,英鎊兌美元當天大幅度續挫超過3%。

  除了英國本土的政經因素,美國和英國的息差走向,亦顯示英鎊後市難寄厚望。一如市場預期,美國聯儲局上周三議息後決定調升基準利率,該局決策官員並維持今年加息次數為3次。反觀英倫銀行,翌日議息後並未跟隨美國加息。

  BMO Financial Group的外匯策略部歐洲主管加爾洛估計,美英息差擴大的因素,將令英鎊兌美元未來承受更大的壓力。

美英息差擴闊

  德意志銀行早前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市場年頭對英國央行今年加息機率的估計,實在是過於樂觀。該行認為,英鎊在1月17日跌至1.204美元的脫歐公投以來低位,至當月底顯著回升至1.26美元,但這種反彈走勢看來難再持續,反而未來有可能跌至1.1美元左右的水平。

  澳洲聯邦銀行認為,英鎊在未來數周跌穿1.2美元完全有可能。BMO的加爾洛也估計,英鎊在未來3至5個月將跌至1.17美元。

財金解碼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