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解碼——華中產階級增 有利私立教育 紐約梅隆看好中印長遠發展

        紐約梅隆投資管理投資顧問Sebastien Brown表示,看好印度及中國的長遠發展,指印度具有全球新興市場獨有的增長前景,其人口龐大、年輕且不斷增長的人口與信貸普及率極低相結合,而該國不是商品出口國,建議關注其消費和金融產品領域。至於中國,其中產階級家庭愈來愈多,家長重視子女教育,有利私立教育的發展。

        Brown表示,現時印度的金融儲蓄產品滲透率極低,而保險市場人口比例同樣很低,與中國的保險公司相比,印度的一個關鍵驅動因素是該行業獨特的商業模式。而對於非人壽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而言,強勁的增長、較低的資產負債與槓桿和較高的投資回報令人滿意,印度保險業的資產負債風險與中國同行相比更低。

  他認為,5年內,印度在新興市場的投資吸引力增加,宜集中在多元化消費和金融板塊中選股。印度與大多數國家不同,其經濟仍處於早期循環階段,令投資、生產以及擴大利潤和回報具有可觀空間。

中長線看好中國教育

  中國方面,Brown看好中國教育領域的中長線走向,鑑於中國中產家長優先考慮子女的未來,家庭收入中位數上升以及中國生育政策等因素驅使下,家長傾向培育子女畢業於私立學校,以助其向社會上層流動。他預計私人教育支出將在大中華區的GDP結構中繼續增長,認為該行業仍然是一個防禦性行業,中國教育板塊可以提供強大的內部增長機會,其回報相對不受全球更廣泛的政治和經濟風險的影響。

煙草公司企業管理出色

  有內地煙草股早前吸引熱錢追入,Brown指出,雖然煙草板塊可能不適合可持續投資資金,但全球許多煙草公司都營運良好,擁有出色的企業管理。在發達國家,捲煙數量已下降多年,但煙草公司的定價能力佳,不僅抵消了銷量下跌的影響,還令其收入和利潤增長仍可觀,煙草生產行業的進入門檻和規模對於知名品牌有好處,如禁止煙草廣告,令新進入市場的經營者難以強化市佔率及知名度。

  中美貿易關係持續處於反覆狀態,Brown認為,中國擁有極具競爭力的互聯網公司,在眾多領域與國際同行的實力接近,尤其是人工智能方面。不過,中國的軟件市場並非很有利可圖的行業,而知識產權轉移問題在過往幾十年來一直存在,故不認為投資者應大量投入軟件板塊當中。

新興市場資本配置 留意少數股東權益

  根據基金資料顯示,紐約梅隆環球新興市場投資基金的過去一年回報為負5%;三年回報為6.58%。基金內的五大投資項目依次序為韓國三星(佔5.7%)、南非科網投資企業Naspers(佔5.6%)、中國教育股新東方教育科技(佔5.5%)、友邦保險(佔5.1%)、台灣積體電路製造(佔4.7%)。

企業治理是關鍵因素

  紐約梅隆團隊認為,在新興市場中,企業治理往往是降低業務質量或潛在風險的關鍵因素,直接影響資本配置。團隊建議在選股過程中,宜主要關注對少數股東的保護,因為有一大部分新興市場公司的主要股東,由包括政府、寡頭大股東、家族等為主要管理層,故建議投資於具有良好治理紀錄的股票,這些公司對少數投資者權利較為重視。

歐洲經濟內憂外患 惹市場關注

  全球增長前景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依然維持高位,長期來看不確定性正在遏制歐羅區的增長。此前公布的歐羅區綜合PMI指數顯示歐羅區製造業的持續疲軟,且7月製造業PMI終值在萎縮區間進一步下探,企業信心下滑至六年半以來最低水平,投資者信心指數創2014年10月以來新低。在此背景下,歐羅區通脹依然低迷,由此看來歐羅區仍需要貨幣政策的刺激來確保有力的融資條件來支持經濟。

德國GDP現零增長

  雖然此前歐洲央行沒有減息,但實際上的態度是偏向鴿派的。如果中長期通脹前景不達標,經濟前景仍然處於惡化狀態,歐央行會推出更多的刺激政策。最新數據顯示歐羅區二季度GDP按月增速僅0.2%,幾乎沒有增長。目前歐洲央行面臨着兩大挑戰,首先是源自外部因素,如中美貿易戰與歐美貿易糾紛對歐洲經濟體產生的負面影響,這些大部分都不是貨幣政策所能控制的。

  在借貸成本已經跌至記錄低位的情況下,歐洲央行剩下的可用「彈藥」有限。其次是來自歐洲內部的挑戰,德國、英國與意大利是歐洲主要的三個國家。有着歐洲「火車頭」之稱的德國二季度GDP六年來首次出現零增長,但還未跌入負增長區間。

  雖然與一季度相比,德國消費支出有所增加,投資也有一定增長,但工業產出出現下滑,進出口也受到打擊,經濟景氣指數達到2011年12月以來最低水平,大幅不及預期,失業率的上行也表現出德國勞工市場表現不佳。由於德國對出口依賴較為嚴重,德國經濟景氣指數表現出的德國經濟前景惡化很可能給德國出口與工業發展造成不小的壓力。此外,隨著30年期的債收益率跌入負值區間,德國各期限國債收益率首次全面跌入負值區間。

意大利十年期國債大跌

  在約翰遜上台後大規模改組內閣,替換了上屆政府超過一半的內閣成員,準備全力推動英國脫歐。眾所周知英國將於10月31日脫離歐盟,脫歐局勢愈演愈烈已經對英國經濟體產生了不小的影響。英鎊隨著英國脫歐可能性的上升被打壓,製造業產出創下2009年以來最大降幅,受此拖累英國二季度經濟七年來首次出現季度性萎縮,英國二季度GDP按季下滑0.2%,不及預期,顯示出無協議脫歐對英國經濟的影響。

  此外,貿易緊張局勢的升級,競爭性匯率貶值的不確定性更是給原本疲弱的英國經濟雪上加霜,抬高了整體市場不安的情緒。

  意大利聯盟黨與五星運動兩大黨派的聯合政府僅僅上台14個月就出現關係不和的局面,隨著意大利執政聯盟的破裂,政治局面出現不穩定使得意大利十年期國債大幅下跌,與德國同期利率之差達到六個月以來新高,表明市場的避險情緒顯著升高。下半年意大利經濟可能回彈的火苗或許會被意大利政局不穩定,意大利債務危機與歐美貿易紛爭所澆滅。

  在歐洲內憂外患,歐央行「彈藥」不足的情況下,歐洲央行已經釋放出將為歐羅區經濟提供更多幫助的訊號,9月減息或許是歐洲央行行長得拉吉的最後一搏,市場關注點逐漸轉向新行長上任後是否會推出新的刺激經濟措施與前瞻性指引。

財金解碼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