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期待香港有文化手信

  乍聞許曉暉女士病逝,頗感驚訝。這麼年輕和充滿陽光的人,竟走得那麼突然,真是人生無常。

  許曉暉女士的一生雖然短暫,但她對工作的熱誠,以及對香港文化藝術發展的支持和關心,相信本港所有文化藝術愛好者均銘記於心。眾所周知,許曉暉曾是香港文化局局長的人選,可惜由於種種原因,文化局最終未能設立。不過,許並沒因此洩氣,仍以當時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身份,不遺餘力地推動文化藝術的發展。

  猶記得,數年前筆者組織了一次「文藝雅聚」活動,許曉暉應邀出席,向在座的文化藝術界代表演講,為特區政府在推廣本土文化藝術工作方面作出了詳盡解說。此外,她又虛心聽取多位文藝界人士的意見,做筆記,並表示會跟進,可見她辦事的認真。近年來,她一直積極參與文化藝術工作,雖然去年政府換屆,她可能因健康問題而離任,今年初她又殷然接受委任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有限公司董事局成員,繼續為香港文化事業出心出力。就在兩個多月前,她還在報章發表文章,為香港原創文化出謀獻策,認為書法藝術在香港大有發揮餘地,可以發展成為「文化手信」,打造一個「書藝香港」的形象,提升香港文化的品位。

  她的靈感來自一次遊車河,沿途見到不少出自名家手筆的書法招牌,當中包括:于右任的「泉章居」;饒宗頤的「香港大學」;啟功的「香港公開大學」、「仁濟醫院」、「北京同仁堂」;齊白石的「香港美術專科學校」;劉海粟的「香港老飯店」;金庸的「杭州酒家」;劉華森的「永興行」;還有區建公的「鏞記」、「奇華餅家」;以及曾為超過六十部電影書寫戲名的新一代招牌王馮兆華的「美心皇宮」、「德福廣場」和「帝京酒店」等。許女士可以如數家珍說出那些招牌出自哪位名家之手,她對中國書法的愛好,可想而知。

        許在該篇文章寫道︰「書法是筆墨在紙張上的舞蹈。在政府多年,其中一個與部份團體分享過的想法,是希望我們可以有真正香港原創、香港製造,又帶有香港祝福的文化手信,而書法會是不錯的選擇。若我們可以讓市民參與書法投稿,每人寫上一個『福』字、『孝』字、『仁』字或其他吉祥文字,每字再從中選出一百份優秀作品,便可以拼湊成一幅百福圖、百孝圖或百仁圖,再以此設計成文具、衣飾,甚至生活用品,相信會相當有意思。」這可算是她的遺願,筆者期望透過政府和民間的努力合作,有朝一日可以把她的遺願實現。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