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聲集——特朗普思維停留四十後

  上星期筆者在本欄引述國防大學金一南教授數月前一篇演講部份內容,以「國防」角度來剖析今次中美貿易戰,想不到引起一些朋友興趣,在聚會中拿來作話題。朋友對金教授分析為甚麼中美兩國不少經濟學者、專家都唱衰自己國家,都認為言之有理,觀點獨到;同時透過其提到任正非的作風,讓人更加明白美國為何不惜要用野蠻手段對付華為。

  其實,金教授那篇演講還有不少見解相當精辟,例如他對特朗普的看法便很有趣。美國總統接班很怪異,奧巴馬是一九六一年出生的,特朗普是一九四六年出生的,即六十後交班給四十後,四十後上來了,然後拿出對付日本的那一套對付中國,完全不行!

  美國人說,特朗普三十年沒有進行任何教育,各種培訓班他都沒進過。金教授認為,這就是特朗普為美國帶來的最大麻煩,因三十年沒有接受過任何培訓教育,所以他的認知和思維還停留在過去。八十年代末,美日經濟對決是產品之間對決,雙方都有獨立於對方的完整產業鏈。日本汽車全在日本生產,美國汽車全在美國生產,電腦、電器都是這樣,各自有完整產業鏈,到最後,一個《廣場協議》便令日本趴下了。

  特朗普對付中國可能想「照辦煮碗」,因此他對中國徵收重稅的產品劃分甚細,共有幾千種產品,以為足以令中國無法招架。

  但他沒考慮到被制裁的大量只屬中間產品,不是最終產品,中間產品進入美國,他們還要進行加工升值,這便會牽連到美國本土企業利益。

  特朗普似乎仍未懂得,全球化經濟發展到今天,很多產業鏈已跨境跨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制裁中興便是一個典型例子,當美國宣佈不准供應晶片給中興,除了中興「休克」,大叫「救命」的還有美國高通,要救高通,就須向中興鬆綁,這就是今天的產業鏈。

  克林頓的高級軍事顧問泰森曾講過,美國高科技行業能否抵住中國挑戰,並不取決於美國能否成功遏制中國進步,而是取決於美國自身保持和支持美國公司創新能力。然而,特朗普明顯是個四十後老派人物,他仍鍾情傳統工業。

香港經貿商會會長

李秀恒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