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晒界——風味

  筆者出差東京,一般飛往成田機場,到達後乘Skyliner特快列車前往市中心。買票後馬上入閘登車,坐到日暮里站,出閘轉乘山手線,到新宿站下車,前後才一個多小時。近年去東京,筆者多數住新宿歌舞伎町的酒店,因為交通方便,附近購物和美食繁多。

  到達當晚,入住後已經過了晚飯時段,走在歌舞伎町,滿街都是餐廳,但我和同事情願選擇在歌舞伎町吃碗一蘭拉麵,簡簡單單又一餐。這間一蘭可能是為了減省租金成本,選址在地庫。下去後在自動販賣機付款買票,一碗拉麵980日圓。如果我沒記錯,之前在六本木的一蘭,好像才750日圓,看來是漲價了。

  買完後繼續排隊,店員遞上一張單子,讓我們先作好選擇:湯的濃淡、油濃郁度、加青葱還是白葱、加不加蒜泥、加不加秘製醬汁、要不要叉燒肉,以及麵的軟硬程度。不過後來才知道,原來白蔥和青蔥,是可以同時點的。吃完後把湯喝清光,會看見碗底寫着一句:「把最後一滴湯喝光,就是一蘭最高無上的喜悅。」我去吃一蘭,通常都看到這一句,哈!

  第二日早上,從新宿車站坐火車到某處開會,下午回到新宿,進去一間售賣耳機的商店逛,各式耳機琳琅滿目。比較各個品牌各種款式後,我對AfterShokz這個以骨傳導技術馳名的品牌比較感興趣,不過上JD.COM一查,價格差不多,那就沒必要在東京買了,回到深圳後再算。

  晚上約了當地好友吃飯,我提議去新宿我最喜歡的思出橫丁,那裏由幾條小巷組成,有不少串燒店居酒屋,是我喜歡的類型。日本的串燒店,我最欣賞他們可以用炭燒,特別有風味。香港因為法例原因,絕大多數串燒店只能用電爐,風味大減,不吃也罷。

  思出橫丁這些小店,價錢絕對不貴,最重要是風味十足。蔡瀾先生說得對:「別再問我香港哪間日本餐廳好吃,要吃日本菜的話,直接去日本吃吧!」我在串燒店,只喝啤酒吃串燒,七八分飽便離去,原因是希望再吃一碗拉麵才回去睡覺。

  喜歡在日本吃飯,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用付小費,簡單明了。在歐美等地吃完飯,要付20%小費,老實說,我會覺得「肉赤」。

視覺科技CEO

盧健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