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學英語——飽受煎熬

  反《逃犯條例》抗爭延伸出來的所謂不合作運動,已經變質成近乎自殘模式,早前圍堵香港國際機場,導致升降航班取消旅客被迫滯留,便是一例;經此一役,香港作為好客之都的美譽,必然受到嚴重損害。

  颱風襲港令致機場癱瘓,是常有的事,但今次事件屬人為性質,在香港機場史上應該還是首次。因包括交通在內的各種原因,旅客被困或被迫滯留,英文叫stranded,stranded passengers mean someone unable to leave somewhere because of a problem such as not having any transport。

  《英文虎報》上周三報道這宗機場半關門的新聞時,用上這個標題—passengers run the gauntlet,簡單可譯做「旅客飽受煎熬」。Run the gauntlet本身是一個成語,用此來形容當時機場的混亂,以及趕搭飛機回家的旅客的苦況,其實非常貼切。

  古時候英國有一種對懲治罪犯的酷刑,血腥程度不比我們古代五馬分屍或凌遲處死為低。Gauntlet是指以前軍人所用的防護手套,又可引喻為一種武器,當時有一行刑方式,受刑者受夾道鞭笞,兩排人面對面站着,手持武器,受刑者要從中間走過,好彩者被打到半死,更多是被打死為止。

  時至今天,run the gauntlet仍被普遍使用,但當然已洗去行酷刑的意思,而是指當事人受到嚴厲批評,受到各方指罵,情況可比作古代夾道行刑方式。香港機場被示威者圍堵,除了接機通道被擠得水洩不通,出境大廳同樣寸步難行,新聞圖片見到不少旅客同示威者爭執,又或者幾經辛苦才連人帶行李攀過人群,此情此景的確同run the gauntlet之苦無甚區別。

  假如認為旅客滯留的畫面仍不夠震撼,可以轉到兩名內地人被示威者禁錮、圍打,近乎行私刑的畫面,看不到他們犯下甚麼罪行要受到如此對待,香港除「好客之都」之外,亦一直自詡享有完整法治,這邊廂看到香港人眾目睽睽國際機場行私刑,那邊廂近日又有警察北區醫院內虐打疑犯片段曝光,怎不叫人慨歎香港的法治一天被脫清光。這裏順便一講,私刑英文叫lynching。欲回看《虎報》相關新聞,請用以下連結。

《英文虎報》The Standard總編輯

湯錦標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