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擊會——一點也不能多

  前田徑教練涉嫌非禮一案審結,裁判官指女學員供詞存在疑點,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惟法官讚揚女學員勇氣,認為檢舉教練是無私和可以令社會變得更公平的行為,不希望裁決會影響Me Too運動。

  老實說,不影響才怪!刑事案要成功檢控,原告人舉證的門檻十分高,證供不能存在任何合理的疑點。本案正正說明,要將年代久遠被侵犯的經歷以證供形式帶上法庭,由於記憶的落差,或事後的行為不可能滴水不漏的與事件毫無矛盾,證供很難做到「零疑點」。

  如今案已判,網上評論一面倒批評事主搞事、博上位、害人丟掉飯碗;如斯的後果,怎不教其他受害人對報警和討回公道大為卻步?要真正讓運動員免於受侵犯的恐懼,還是要徹底革新制度,改變體育總會操選拔運動員和訓練資源生殺大權的現況。但這樣似乎跟刑事案中原告舉證要做到「一個疑點也不能多」一樣困難!

唱片監製、填詞人、球迷

周博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