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擊會——與絕望共存

  看著曼聯周末主場對水晶宮的英超,真的慘不忍睹。紅魔攻不銳、守不穩,對著自九月十五日起聯賽未嘗一勝的水晶宮,還是老鼠拉龜,且幾度險遭對手成功破網;領隊摩連奴戰術又沉悶得可以,久攻不下便換入費蘭尼狂轟高波,完全是中游班的表現,教長期擁躉如我近乎心死,難怪完場後奧脫福球迷報以噓聲。

  筆者經歷後費Sir時代的五年,對曼聯重回昔日的光輝,已感到絕望,程度不下於對世界和香港的絕望。民粹抬頭,拼經濟和短利掛帥,以讓我們見證台灣的韓國瑜勝出高雄市長,攻陷長期深綠的票倉。

  在本文出街之時,我們的九西補選亦很可能由建制派的候選人勝出,再次修訂議事規則以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能力將無可避免。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廿三條立法會立即上馬,傷害將無可挽回。如何與絕望共存,看來是我輩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唱片監製、填詞人、球迷

周博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