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擊會——架係自己丟

  香港三項鐵人賽代表司徒兆殷接獲警方通知,說有人因她在比賽服裝上印上洋紫荊圖案而報警!原來法例訂明未經政府批准,任何人也不得隨便使用區徽。此事除了凸顯有人可以利用法例作出這樣無聊的指控,更奇怪的是司徒兆殷所屬的體育總會,為何竟沒有循正式途徑印製運動員的戰衣?難道戰衣這些事也要運動員自己一手包辦?

  這類如《國旗法》的法例,正正收這樣的作用:提供「依法施暴」的口實,令當權者有權在手,行使與否隨他喜歡,而「厚多士」或「別有用心」的人亦可以利用此等法例對不喜歡的人進行舉報,令社會人人自危、人心惶惶。

  《國歌法》的效果也是一樣,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宣稱立法是「希望市民尊重國歌」,當人白癡的嗎?英文有說「Respect」是要「賺」回來的,中文也有「面係人哋畀,架係自己丟」的說法。希望受到尊重的人,先要做好自己以賺取別人的尊重,要以立法和刑責恐嚇別人給予尊重,本身已是個甚不值得尊重的行為!看看曼聯前領隊摩連奴曾在記者會大呼三聲「Respect」,不久之後,他便被炒掉了。

唱片監製、填詞人、球迷

周博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