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擊會——依法乜乜

  上周中歐聯次回合曼聯以3:1勝PSG,令曼聯成為歐洲盃史上第一支能在首回合主場先失兩球而在次回合成功反底晉級的球隊。就曼聯致勝的十二碼爭議,歐洲足協日前發聲明支持球證的判決,說皮球飛行的距離不短,其軌跡亦非不可預料,而且PSG後衛甘佩比的手臂沒有貼近身體,令防守面積變大,阻擋了皮球飛向龍門的路徑,因此十二碼的判決是正確的。

  有人說當時派斯奴甘佩比背向皮球,根本不可能蓄意觸犯手球。這或許正確,但須知道一切律例的訂立,「公平」、「合符常理」未必是唯一的考慮,更重要是為了某些目的而服務:民事法是為了令民間的爭議得以解決,刑事法則規範個人在社會上的行為。同理,球例的訂立,最終只為提高球賽的可觀性:試想後衛們看見前鋒將要射波便背向皮球,無限張開雙手以「星形」阻擋皮球射中龍門的機會,入球數字勢必減少,球迷亦會大呼「冇癮」;「越位」也是一樣,目的是防止前鋒長期企死門前,入球太無難度亦令球賽不堪入目。

  故此,「依法乜乜」其實不是甚麼真理,重點反而要看「法」是為了服務甚麼目的而訂立、由誰和根據怎樣的程序訂立。如果「法」所服務的目的是箝制人們的自由,或「法」只是按社會上少數有權有勢人仕的意願而訂立,那「依法」也可導致極大的不公,社會的「宜居性」也大大減低!

唱片監製、填詞人、球迷

周博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