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做一次雞仔媒人

  二月份我有九天假期,從加拿大飛去日本浸溫泉。例必去探雅子。她是我在卡加利認識的朋友,當時她在加拿大住了一年多,讀一個課程。跟絕大多數日本人一樣,雅子嗜好杯中物,亦無宗教信仰。但她的寄宿家庭是虔誠基督徒,恪守清規戒律,並對寄宿者有同樣要求︰禮拜天必須跟他們去教會、十一點前必須就寢,並且不可以飲酒。最後一點,對雅子來說是折磨。

  認識我以後,她周末常來我家,陪我打網球、飲酒。有時,她周末會留在我家睡覺,星期天我帶她一起跟朋友飲茶。她說在加拿大那麼久,最快樂的日子就是跟我飲酒吃肉的日子。

  她回東京後找到工作,變得非常困身,所以我每次去東京都去探望她,照例跟她飲酒吃飯。雅子說在日本很難結交到朋友,這個我信,日本人很慢熱,一層一層把自己包裹起來,很難向彼此展示真性情。她離開日本久了,舊時的同學都有了家庭和孩子,有了新的生活圈子。公司同事不容易交心,我這個酒肉朋友反而成為她知己,她跟我說很多話︰家庭出身、成長背景,甚至個人收入。我很感動。

  這天我們飲着酒,她突然說她害怕永遠找不到男朋友。「怎麼會呢?」我駭笑,「你那麼出色!英文又好,身高一百七十三cm,怎麼會找不到男朋友?」

  雅子說:「在日本長太高是死罪,而且我已經32歲了,日本男人只喜歡細細粒卡哇依型的女孩,最好二十出頭。」

  香港男人應該會喜歡雅子這種外表成熟、高高的、運動型女人吧?我跟雅子開玩笑,「不如我幫你在香港找個男朋友,你嫁去香港吧。」

  嘿!有人要應徵嗎?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