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本少」與公子

  賭王公子何猷君與朋友去上海創業,何公子清楚自己的身份只是創業者,尚未賺到錢,故此搭廉航、坐經濟艙,還因為朋友遺漏護照在機艙,捱義氣陪朋友,在禁區內的候機長椅及地上睡了一晚。

  後來,航空公司職員認出他是賭王之子,在十分鐘內找到他朋友的護照並交到他們手中。「因父之名」享受了特權的何家公子,沒有沾沾自喜,反而炮轟航空公司勢利,期望他們對所有乘客一視同仁。坐廉航、睡地下、希望人人平等,何家公子好家教、好質地!

  反而航空公司的公關在專欄文章回應此事時以「本少」自稱,令人竊笑。不知「本少」是甚麼東西呢?但凡公子或少爺,都是別人叫的,不是自封的,比如唐英年,被喚作「唐公子」,我們幾時見過唐英年自己稱自己為「本公子」?又比如田北俊、田北辰兩兄弟,被喚作「田大少」、「田二少」,他們又豈會自稱「本大少」、「本二少」?

  於是,隨和謙卑的何家公子,與不知甚麼出身的「本少」形成有趣對比。

  我認識真正名門望族,含住銀匙出生的豪門千金,因為自小在文明國家接受教育,謙卑有禮,有的甚至去第三世界做義工,從不自高身價。反而一些真正出身低下階層,連穩定收入都欠奉者卻患嚴重少爺病、公主病,有些還非常可笑地喜歡被人喚作「公主」。

  人類總是嚮往自己從來不曾擁有、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的東西,所以暴發戶和真正的名門是不一樣的,前者招搖、歇斯底里索要特權,姿勢相當難看。也因此,叫自己做「本少」的,當然不可能是真的少爺,通常是自卑過度而導致的自大狂。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