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想做「主人」的男人

  在秋葉原閒逛,見一餐廳門外排着長長人龍。走近去看,人龍由清一色四、五十歲大叔款男人組成,而且全部其貌不揚,眼神閃縮。

  大叔們幫襯的是一間「女僕咖啡店」,只見妙齡少女穿著僕人衣服、低眉垂首,露出謙卑笑容,對大叔說,「主人,歡迎你回家。」男人們全身體頭都酥軟了。

  看那些大叔的模樣,應該是從未拍過拖的,在現實生活中沒有勇氣放膽追人。於是來到咖啡店,想像女侍應是他家中的僕人,為他一個人服務。

  由此可知,日本人平時的工作壓力多大,要靠這樣的方式來減壓。

  日本男人平時工作,要向上司鞠躬,要向客戶鞠躬,謹小慎微,心態多多少少偏向僕人心態,所以放工後要去尋找自己的「僕人」,做她的「主人」,找回一點點虛假的尊重。做慣了卑微的、常被人忽略的路人甲,到了「女僕咖啡店」,用錢買一個短暫的被重視的夢。

  跟其他國家相比,日本的「宅男」、「電車男」、「草食男」似乎特別多,成為一個龐大群體,他們對女人又愛又怕,心中充滿渴望,卻不敢真正與女性建立關係。

  因為他們害怕自己力有不逮,不能好好經營一段關係,他們無法駕馭女性,卻又渴望成為駕馭者,所以,做短暫的「主人」是最安全的選擇。

  望着人龍中那些阿叔的樣貌和神態,忍不住想,人類是多麼自欺欺人、多麼虛妄的動物。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