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男人之間的「友誼」

  電影《愚行錄》中,有這樣一段插曲:公司新來的女同事喜歡田向,跟他上了牀之後一心想跟他拍拖,充滿野心的田向,對這種無助他往上爬的女人根本沒有興趣,所以他的死黨渡邊便幫他出手了。

  渡邊假裝他的處境和女同事一樣,使她對他同病相憐,他又趁虛而入,把她騙上牀,最後他假裝突然發現她與田向曾經有過關係,怪責她破壞了他和田向的友誼,順利甩掉她,也替田向甩掉女人。

  男人的「友誼」建基於相同的背景:田向和渡邊兩個人都是在大城巿、大公司沒有背景,一直被人排擠,默默向上爬的人。所以兩個人放工後常常在酒吧訴苦。他明白他,他也明白他,他們在一起,就像照鏡子。當不適合的女人出現、成為田向往上爬的阻力時,渡邊「義不容辭」地出手相助。男人的「友誼」也意味着一起玩女人,甚至一起在背後蹧躓女人。明明是他們辜負了那個女人,卻可以若無其事在背後取笑她。他們都是階級社會的弱者,所以對更弱勢的人毫不留情。

  男人這種醜陋的真面目,在同一種人面前是心照不宣的,他們那麼壞,很難再找到同聲同氣的「朋友」。所以田向被殺一年,渡邊仍不能釋懷,他深感寂寞。當記者問起時突然崩潰,在街頭痛哭失聲。田向死了,他們的友誼便永恒了,否則在公司遇到利益之爭,必定反目。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