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日本人妻

  一個住在夏威夷的中年日本人妻,專門做寄宿媽媽接待日本交換生、留學生,因為逾十次性侵十六歲日本男生,被告上法庭。

  日本人妻,好像是許多人心目中完美妻子的代名詞,不止一次聽香港男人說夢想是娶日本老婆。我在加拿大認識幾個南美洲人,居然有相同夢想!問他們其實有沒有跟日本女人交往過,答案是從來不曾結識過日本人。可見「日本人妻」四個字早已深入人心。

  世人心目中的「日本人妻」,指的是婚後放棄自我、放棄工作,一心一意藏在家中,全職照顧丈夫與孩子的女人。男人除了外出賺錢,甚麼事都不用管,回到家中便是獨立王國的國王,飯來張口,茶來伸手,連鞋子都要老婆跪在地下幫手穿到腳上。生了孩子,從餵奶到尋找合適的學校,到指導功課都是老婆的事。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日本人妻」?相信不多,我的日本朋友告訴我,他們的祖母輩算得上是這一種人妻,到他們的母親輩已經不是了。雖然日本人妻與世人想像中的形象已經不同,但日本人妻在社會的地位仍然不高,女人生育後很難再重投社會倒是不變的事實。

  人妻也是人,被消滅的自我總會在心底深處蠢蠢欲動,長期被社會忽略,作為社會人沒有個人身份與價值,或抑鬱,或淪落,或尋求另類途徑渲泄都不足為奇。

  作者簡介:專欄作家,信奉「搵佬不如搵錢」。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