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含羞草的啟示

  元朗大棠一大片面積約六十平方米的野生含羞草被漁護署鏟除,原因居然是有家長投訴子女被含羞草刺傷。

  香港的家長真奇怪。

  Perth人喜歡赤腳,街頭、商場、食肆、超巿……常常見到赤腳男女,甚至名店內都會有盛妝美女赤腳進出。這跟澳洲人追求無拘無束的天性有關,也跟他們自小不被父母過度「保護」不無關係。

  有一次我見到一對父母帶著一個走路還不太穩的孩子在街上的行人道走,行人道的路面相對粗糙,看着那個孩子光着腳一腳一腳踩下地面,我簡直覺得我自己的腳板都隱隱作痛。但那個孩子顯然從剛學步就習慣了赤腳。

  昨晚經過一個公園,正舉辦嘉年華,很多人一家大小齊出動,孩子們赤腳在草地上奔跑。相信澳洲的孩子肯定試過腳底被公園的花草樹木割傷,或被小碎石硌傷,甚至被昆蟲或青蛙在腳背爬過……家長的處理方式不是向政府投訴,要求那些花草樹木和昆蟲消失,而是教他們認識身處的大自然,指導孩子在親親大自然的時候如何確保自身安全、避免受傷。

  每個人在成長途中都經歷過肉體或心靈的傷痛,也會遇到種種困難和阻礙。父母的責任是陪伴孩子面對,幫助他們成為能夠解決問題、保護自己的人。

  被含羞草割到皮膚,會有多大的傷痛呢?連含羞草都害怕的孩子,日後如何處理生活中出現的種種問題?

作者簡介:專欄作家,信奉「搵佬不如搵錢」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