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給你一個寡婦的名份

  台灣一對中年男女,各有自己的前塵往事及孩子,走在一起後七年,一直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結婚。一年前男人患上絕症,彌留之際,男人終於在婚書上簽了名字,跟女人結為夫婦。婚後十小時,男人去世。

  結婚十小時,意義在哪兒?有人認為男人可能是為了把遺產留給女人才匆匆結婚,相信可能性非常低。如果有心要作出安排,過去七年有的是時間,兩個人「因為種種原因」結不成婚,唯一的理由就是愛得不夠。世上沒有結不成的婚,只有不想結的婚。一個人在彌留之際,哪有體力和智力作人生重大決策?再說,在這種情況下結婚,如果那男人真的有遺產,只會引發爭產訴訟。

  死前十小時簽紙結婚,無力履行婚姻所有的責任和義務,只是給女人一個寡婦的名份,好讓她終身守寡。如果結婚是男人的主意,男人很自私。

  不過男人忙着跟死神搏鬥,自顧不暇,結婚大有可能是女人的意思,有些女人,終身目標就是名份兩個字。曾有港女說過,即使結了婚馬上離婚也好,總算有過「乜太」的名份。這個台灣女人可能持相同看法。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有人爭名份,也有人棄名份如敝屣。日本有愈來愈多的女人在丈夫死後不想再背着夫家的姓氏,跟丈夫的家人發生關係,單方向跟死人離婚。這樣的個案愈來愈多。

  作者簡介:專欄作家,信奉「搵佬不如搵錢」。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