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家用二千

  一個主婦上網呻,結婚十年,老公的人工從一萬多元升至兩萬七千元,老公給她的家用卻始終停留在十年前剛結婚時的兩千元。十年來,無論她如何爭取,待遇都不曾改變。

  他們住公屋,開支不多,所以她估計她老公每個月可以自由支配兩萬元,除了毫不手軟地購買電子產品,也時時請人吃飯。對她卻異常慳嗇。為了討好老公,除了在牀上竭力滿足他,她還要替他按摩,以獲取額外的一百元小費打賞。

  因為實在不夠錢花,她曾經打算做兼職,被她老公阻止。

  很難想像世上還有這一種類型的港女。不知道她上網呻的目的是甚麼,純粹是情緒發泄嗎?還是尋求答案?她想要甚麼答案?如何成功爭取增加家用?還是對自己的婚姻提出質疑?他為甚麼不讓她外出工作?因為擔心她自己有錢了,就不必再討好他,對他唯命是從。

  不同的夫妻有不同的相處模式,但底線是彼此尊重。一個男人用兩千元養起一個女人,不對,那兩千元只是家用,而不是薪水。正確說法是一個男人用一紙婚書騙了一個免費保母,他剝奪她的尊嚴,剝奪她的自由,也剝奪她的自由意志。那麼,她與其抱怨家用太少,不如認真地想一想,這樣的夫妻關係是否正常?十年來,她不可能從沒想過這個問題,只是因為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她不敢再往下想。她認為她承受不起任何變數。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信焉。造成今天的局面,完全是她自找的。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