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我是這樣派利是的

  對我來說,利是是祝福,所以自從我有了收入之後,我就派利是給家中的長輩。第一次派利是,是派給我祖父母的。我是他們兩個湊大的,在他們眼中,我永遠都是個小朋友,所以他們不捨得拆開來用,一直把利是收着。他們珍惜那份心意。派利是,派的人和收的人都有這樣的情意,利是真正的意義才可得以體現。

  我也派給媽媽,通常是五千或一萬港幣,主要是讓她辦置年貨,但她同樣會珍而重之的收起,總是不捨得花掉我的心意。

  自從我有了收入之後,我就堅拒家中長輩派利是給我,既然是長輩,多數已經退休。一個正在工作的人,收退休人士的利是,我心中過意不去。當然這是我個人感覺及做法,可能與文化習俗格格不入。我也派利是給男朋友。通常是兩封,年三十及年初一各一封,每封一千港幣,或與一千港幣幣值差不多的外幣,比如二百加幣。這些年男朋友當然有換過,但派利是習慣不變。他們第一次收到利是總是很奇怪,「女朋友要派利是給男朋友的嗎?」我說是祝福,對方就欣然收下了。他們也會學我,回我祝福。有一個屬月光族,家無餘錢,每次照例是二十加幣。我會把利是放在枕頭下,過了正月十五才拆出來用。

  在我看來,利是不應該是打賞,也不應該是「例牌」,它應該是借着新年作為一個時機,向你重視的人送上祝福。至於數字大小,只要量力而為便可。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