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港爸港媽港孩

  有港爸準備帶幼兒去大阪旅遊,出發前小朋友感染甲型流感,食藥後高燒未退,港爸在網絡問,這種情況到了日本能否入境。

  沒錯,他關心的不是小朋友高燒不退會有甚麼後果,舟車勞頓又會不會令病人病情加重,到了人生路不熟的外國,病重後若無法讓小朋友得到及時治療怎麼辦,也不是擔心把流感傳染給機上的乘客,而是擔心不能入境。也就是說,只要能順利入境,一切後果都不在他考慮之列。

  孩子病了,還要帶著他去旅行嗎?要,因為已出之錢收不回,不去就蝕本了。很多人以為家長必然把孩子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現實生活中不負責任、沒有公德心的家長比比皆是。

  還有另一種家長正好相反,是過份緊張,永遠不肯放手。有個媽媽帶兒子去看醫生,因忘帶兒子身份證被拒絕掛號,港媽在診所大吵大鬧,怪姑娘不包容她的兒子,辯稱她的兒子只是個小朋友。行為之怪誕,令旁人側目,因為此港媽的兒子,已經三十二歲。

  在母親為他爭取掛號「權利」的時候,他低頭打機,恍如局外人,一派事不關己的漠然。不難想像,三十二年來,他已經習慣凡事由他母親代辦,他可能既不知道個人責任,也不知道個人權利。

  難怪有從事人事工作的朋友說,近來多了陪子女一起見工的家長,還有家長打電話去子女公司,代子女請病假的。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