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關愛座」與「關愛櫃位」(上)

  去過日本的遊客必定知道,入境日本前,要在入境櫃位前排隊過關,香港人排外國人那條。外國人入境檢查的程序複雜一些,需時也就較長,很多時會打蛇餅。打完蛇餅,臨去櫃位前,會有工作人員指示旅客去哪一個櫃位前排隊。 旅客當然不會有異議,乖乖服從。

  這次去日本,我依照工作人員指示,去一號櫃位前排隊,當時排在我前面的另有兩個男旅客。排了一會,突然有個推着BB車的港媽出現在我左邊,對我說,「可不可以讓我過去?」說實話,我要愣一愣才明白讓她過去是甚麼意思。她的意思是讓她打尖。我一下子未能反應過來。只是呆望着她。這時,相信是她老公的男人叫她過去,跟他一起排在二號櫃位前。

  事情至此並未結束,那個港爸開始嘀嘀咕咕說,「咁嘅人都有嘅!排來呢度都得嘅!點解要排來呢度?」我抬一抬頭,發現一號櫃位與二號櫃位都掛着Priority牌,可是聽從工作人員安排,在一號櫃位及二號櫃位前排隊的,都是像我這種看上去不需要優先照顧的旅客。我突然明白了港媽和港孩為甚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左邊,他們從左邊進入。應該是他們推了BB車,所以不用打蛇餅,直接來到Priority櫃位前排隊。

  港爸嘀咕的音量非常大,大到我能清楚聽到每一隻字。我不清楚這是他平時聊天的音量,還是刻意讓其他排在一號櫃位及二號櫃位的人聽到。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