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關愛座」與「關愛櫃位」(下)

  原來,他是不滿我未能讓他們一家三口打尖,而且不滿Priority櫃位前分別排了兩三個人。事實是,我們這些排在一號和二號櫃位前的人,都是打完蛇餅後聽從工作人員安排,排在這兒的。推着BB車的一家三口,得到的優先權是免去打蛇餅的麻煩,直接來Priority櫃位前排隊。

  他們以為入境檢查的Priority櫃位,一號和二號的入境署關員甚麼事也不做,不管其他櫃位同事有多忙,都與他們無關,他們只需要坐在那兒,等偶爾出現一次的輪椅客,以及推着BB車的家長。如果一整天都沒有一個需要關愛的旅客出現,這些關員就枯坐一整天,直至放工。

  港爸的嘀咕聲,讓我聯想到港鐵的關愛座,總有些人以為關愛座是他們的專座,他們不出門的日子,就只能讓關愛座空着,其他人永遠不可以坐。可是入境櫃位前沒有「關愛櫃位」,日本政府不可能額外安排兩個關員,守株待兔式坐在「關愛櫃位」前等候被關愛者。在被關愛者出現前,海關關員需要負責為其他不被關愛的旅客做入境檢查。

  已經享受了特權,免去打蛇餅之苦,來到了櫃位前,可是還要打兩三個人的尖,究竟是為了甚麼?應該不是為了快那兩三分鐘,而是要突顯自己的優先權,證明他們比其他人享有更多的特權。外出旅遊,老實說,我真的不太希望遇到某些香港人。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