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賜你一個名份

  這天看報章社會版,一個癌症患者正籌措後續治療的龐大費用,希望獲得社會捐款。患者尚年輕,三十多歲,此前為做移植手術已負債二十多萬。所幸的是,病人得到家人及女友支持。說起女友,他很有責任感地表示,打算跟女友結婚,「給她一個名份!」

  給,是給予、施捨、垂憐,由上至下的。病人那種恩主心態隱約可見。

  相信病人的女友很愛他,重病、負債,後續治療尚未有著落,術後存活期亦不明確。如果女友願意跟他結婚,分明是犧牲自己去陪他走坎坷人生路。他能夠給她的,是極度渺茫的前景。也許是眼淚遠多於歡笑的日子。若干年後,很可能是一個寡婦的身份及一身債務。

  病人本來有一份收入不高的工作,患病後已經辭工。他沒說婚後怎樣維持生計,是申請綜援還是妻子工作養家。無論如何,做一個重病患者的妻子,人生路絕不易行。

  也許他真的很愛她,也許他真的很依賴她,也許,他在孤身抗病的路上極需有個人陪伴,獲取精神力量。也許,她也真的不計較。可是,為甚麼要有恩主心態,「給」她一個名份呢?為甚麼不是說,「女友不嫌棄我,肯給我一個名份?」

  香港女人跟男人同工同酬,經濟能力、社會地位絕不比男人低,可是不知怎的,骨子裏,男人仍然認為跟女人結婚是一種施捨,是賜對方一個名份。真弔詭。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