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23歲人夫與他的豪賭

  一個運輸工人,賭博輸掉了八千元家用。沒有家用拿回家,不敢見老婆。苦思半天,想出一條苦肉計,他先打傷自己的額頭,再報警求助,謊稱遇劫,被盜走八千元現金。警方很快查出他報假案,事主涉嫌報假案及浪浪費警力被捕。整件事,最讓我感慨的是男事主才二十三歲。

  很難想像一個男生二十三歲便成了別人的丈夫,然後還得賺錢養家。萬一沒有家用拿回去,就不敢回家。有人說賭博是惡習。的確,婚姻又何嘗不是人生最大的豪賭?

  我認識一些二十零歲的男生,大都在求學階段。記得在卡加利認識幾個二十二、三歲的日本交流生,經常來我家吃飯。都沒拍拖,新一代日本男人見識過父輩養家的艱難人生,對愛情和婚姻不太有憧憬,這是另一個極端了。只是,跟這個二十三歲的人夫相比,我又覺得心智再成熟一些,對自己有更多了解之後再決定結婚與否,比較明智。

  報道沒有詳細提及男事主的妻子,想必與他差不多年齡。一個女人,二十出頭,人生才剛起步,就把自己的人生交託給另一個人,等着他給家用,等着他來養。這樣的人生有意義嗎?別說她所託非人,即使他有能力、有責任感,有心有力,養得起她,讓她衣食無憂,又如何?她等於沒有屬於自己的人生。她沒有嘗試用自己的腳去走自己的路。她把她的人生拱手相讓,或者說,她丟棄了自己的人生,一生人流流長,她扼殺了一切可能性。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