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遺屬們

  電影《鈴木家的謊言》中,有一個配角,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鈴木家的長子自殺後,妹妹陷入自責及抑鬱,為了自救,她找到一個讓自殺者家屬圍爐取暖的組織,互相傾訴,疏導負面情緒。

  這些人中間,有個女人,言行舉止相當浮誇,說話誇張,服飾誇張,與其他低調沉默的自殺者家屬很不一樣。

  其實,跟其他自殺者家屬相比,這個女人的境遇更不堪。她丈夫在地鐵站跳軌死亡,連累一個無辜者死亡。

  所以,作為遺屬,她被追討巨額賠償金,不得不變賣公司及資產,賠償給另一個死者的家屬。因為進入地鐵站,她有極大心理陰影,所以出入只能以的士代步。

  其他人眼中的她,像個愛炫耀的闊太,出入坐昂貴的士。說話不經大腦,動作及表情多多,在她身上似乎找不到悲傷痕跡。

  事實上,每個人面對悲傷,都有不同的情緒反應。她甚至不能一味沉浸於悲傷與對丈夫的怨恨及憤怒之中,必須勇敢地站起來,面對賠償官司。

  無法逃避的痛和壓力一直包圍着她,胡亂說話、表現浮誇、衣飾高調都是她的偽裝,自欺欺人,欺騙自己其實沒那麼慘。

  自殺也許只是一瞬間的事,對遺屬的折磨,卻可能是一輩子的事。正面探討自殺者遺屬心路歷程的電影不多見,這部電影探討得非常詳盡、深入,跟導演野尻克己本身是自殺者遺屬不無關係。值得推介。

高慧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