齋啡——為了一個座位……

  為了一個座位,可以去到幾盡?

  俄羅斯一個女人在地鐵找不到座位,要求一個男乘客讓座,男乘客疑惑地問,「為甚麼我要讓座給你呢?」

  那女人掀起裙子,脫下內褲,向男子展示自己的生殖器官說,「這個就是答案。」

  結果座位固然沒有爭到,車廂內其他乘客群起指責那個女人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更有人拍攝女子露出下體的相片放上網絡,反正她不介意在人前出醜。為了一個地鐵座位,可以隨時在人前展露性器官,這個女人有點可怕,讓人質疑她平時習慣了靠性器官索求好處。

  用性別這一招去討要好處,是最愚蠢的,異性當然不認同,同性反應更大,怪她把所有的女性都貶低為弱勢,而且還是不講理的弱勢。

  男人和女人天生的生理結構不同,導致體能有差異,這個是事實。可是女人的體能並未弱到在地鐵車廂無法站立的程度。所以,想叫男人在地鐵車廂讓座,用性器官作為理由,一點意義也沒有。反而一個女人如果因為天然的女性性別導致痛經而無法站立,用病痛作為理由去乞求一個座位,成功機率頗高。

  兩性平等的世界裏,用性器官示弱爭位,爭的是地鐵車廂的一席座椅倒也罷了,起碼公開透明,而且即時受到教訓,以後知難而退。要是在公司遇到這樣的女同事,習慣了脫下內褲,用女性性器官去爭搶職場座椅,則非常恐怖。

高慧然


hd